您的位置 首页 热点关注

拜登:与中国是竞争而非冲突 拜登多次讲话提及中国是何目的

  “我们(中美)之间没必要发生冲突,但将会出现极为激烈的竞争。”美国总统拜登在周日发布的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采访中再次描述了他对中美关系的看法。…

  “我们(中美)之间没必要发生冲突,但将会出现极为激烈的竞争。”美国总统拜登在周日发布的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采访中再次描述了他对中美关系的看法。拜登此前曾在首次外交政策演讲中将中国描述为美国“最严峻的竞争对手”,同时又强调“在符合美国利益时与北京共事”。对拜登的新表态,西方媒体多数聚焦拜登说的“极为激烈的竞争”,但也有分析认为拜登说的“中美之间没必要冲突”,这与特朗普时期美中“敌对”态度不同。多名中国国际问题学者8日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表示,中国从来不怕竞争,但中国更希望管控分歧、聚焦合作,这不仅有利于中美两国,更关乎世界前途与命运。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8日在记者会上对拜登有关中美关系的讲话回应称,中方致力于同美方发展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关系,同时将继续坚定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双方应相向而行,聚焦合作,管控分歧,推动中美关系健康稳定向前发展,更好造福两国人民和世界各国人民。

拜登:与中国是竞争而非冲突 拜登多次讲话提及中国是何目的

  “激烈竞争”代替“冲突”

  作为世界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之一,曾在特朗普时期坠入建交以来最低谷的中美关系在拜登上台后会怎么走?拜登政府的对华政策会如何?尽管拜登政府曾声称在处理对华关系方面“有耐心”,但这些问题仍是其绕不过去的话题。7日,在CBS播出的对拜登的专访中,拜登就美中关系表示:“我一直在说,我们(中美)之间没必要发生冲突,但将会出现极为激烈的竞争。”他强调,“我不会像特朗普那样(处理中美关系)。我们将聚焦国际规则。”

  对拜登有关中美关系的新表态,西方媒体多数聚焦他说的“极为激烈的竞争”,认为这是拜登对中国发出了进一步的强硬信号。英国《金融时报》称,拜登及其手下***近来对中国发表了颇为强硬的言论,目前华盛顿的许多外交政策专家都在观望,拜登是否会采取强硬行动以配合这些强硬措辞。

拜登:与中国是竞争而非冲突 拜登多次讲话提及中国是何目的

  不过,也有分析认为,拜登的表态明显不同于特朗普时期“美中敌对”的论调。虽然新政府要员近期的诸多言论都表达出对南海、台海问题的强硬态度,但作为美国的最高决策者,拜登的最新表态为未来美中关系打开了空间。美国CNBC在标题中对这一消息的报道采取了平衡的方式:“拜登表示将与中国进行‘极为激烈的竞争’,但不会采取特朗普的做法。”

  法新社称,在华盛顿,中国被视为美国的头号战略对手和世界舞台上的首要挑战者。拜登的前任特朗普选择与中国公开对抗,但是这对减少美国巨大的对华贸易赤字没有带来实质性的成效。

  “‘激烈竞争’代替‘贸易战’冲突”,德国《明镜》周刊8日的评论称,拜登已经宣布将与前任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政策拉开距离,他对与中国打交道也回归传统的“价值观外交”。与特朗普频频制造与中国的冲突不同,尽管拜登声称将与中国“激烈竞争”,但他希望“专注于国际规则”。

  有底线、可管控的中美关系

  中国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李海东教授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拜登跟特朗普不同,他是知道大国竞争底线的。大国之间如果发生激烈冲突,后果难以想象。在不要冲突的前提下,国家间有激烈竞争,这很正常。拜登目前对中美关系的大致定调就是,有底线的、可管理和控制的大国关系,这跟我们聚焦合作、管控分歧的对美政策,是有可协调空间的。

  “德国之声”8日称,在拜登接受采访的同一天,中国驻美国大使崔天凯就中美关系、疫情、香港国安法、涉疆问题等接受了CNN主持人扎卡里亚的专访。崔天凯表示,中美双方在所有这些领域都存在合作需求和潜力,特别是在应对气候变化等现有和不断出现的全球性挑战方面。他称,言辞示强或是手段强硬都不是有效的外交政策,也不是外交的正确方式。美方显然需要彰显相互尊重,展现诚意和善意。崔天凯强调,“对中国而言,国家主权、统一和领土完整是核心价值和核心利益,我们会尽一切努力去捍卫,无论别人怎么说都不能改变这一点。”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副主任信强8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虽然拜登和他的团队与特朗普对中国的判断有区别,但他们本质上是一样的,不管是对手的定位也好,竞争者定位也好,他们根本的一个认识是,中国对美国的利益和霸权地位是一个威胁和挑战,这一点美国两党精英是有共识的。此外,拜登即使想在对华战术和手段上有调整,但这种调整也是非常有限的。现在美国国内政治因素也不支持拜登在对华政策方面有一个比较大的调整,更不可能对中国完全放软。现在,不仅共和党仍坚持对华强硬,民主党内部对华强硬派也是主流。

  作为应对中国的手段,拜登政府已公开表示,将以同盟关系为基础“重建美国的领导力”,而美日印澳“四方联盟”则被拜登政府视为“印太战略的基础”。《澳大利亚人报》8日称,美澳日印“四方”正筹划领导人视频会议,这是“向北京展示肌肉”。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称,这是“美国在印太地区制定实质性政策的基础”。

  印度《经济时报》8日称,印度尚未针对这一拟议中的峰会确立对中国的立场。报道称,与日本和澳大利亚不同,印度既不是与美国签署条约的盟友,也不愿在现阶段支持打造“四方”军事体系。不过,印度和美国2月8日开始在印边境地区举行联合军演,代号为“准备战争”。这次演习是拜登上任后印美首次双边军演,被认为是去年美日印澳“马拉巴尔”海上军演的补充。

  韩联社8日发表社评称,从最近拜登的言论看,其试图拉盟友组团围堵中国的用意暴露无遗。作为在国际上拥有强大影响力的G2,中美没有将矛盾暂时押后,在可以合作的领域首先合作,这令国际社会不得不感到遗憾。社论担心,拜登政府对华政策的核心之一是拼凑“四方联盟”,未来不排除美国可能强行要求韩国加入扩大版“四方联盟”的可能性。这只能让韩国政府陷入尴尬境地。美国是韩国的安保同盟,中国是韩国的最大贸易伙伴,韩国实际上任何一方也不能怠慢,现在已经到了韩国通过缜密外交战略规避这一冲突的时候了。

  拜登的最大挑战是“中国成世界不可或缺的经济体”

  “拜登想联手盟友遏制中国好难,德法合唱反调”,《香港经济日报》称,日前,德国总理默克尔、法国总统马克龙、塞内加尔总统萨勒、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以及欧盟理事会主席米歇尔联名在德国《法兰克福汇报》刊发文章称,疫情需要国际社会加强团结并协调应对,我们更应从当前形势中吸取教训,以应对未来的危机,这些危机包括饥饿、赤贫、环境破坏、疾病、经济动荡、争端冲突以及气候变化。文章还称,疫情危机为世界达成新共识提供了机遇,即“通过有效合作、团结以及相互协调建立起新的世界秩序,一个基于多极主义和法治原则之上的世界秩序”。《香港经济日报》称,这些表述虽没有点名,但都与拜登的主张不同调。这可能预示拜登联合盟友应对中国这一关键策略,不会如其团队想象的那么容易。

  “一个衰落的美国将无法应对一个崛起的中国的现实,无论其战略如何。”美国智库大西洋理事会主席兼行政总裁坎普6日在CNBC撰文称,拜登对华政策的核心是美国需要重塑联盟来共同对付中国,但这很难实现,因为许多美国伙伴现在都把中国作为他们的主要贸易伙伴。他在另一篇文章中称,克林顿时期的美国国务卿奥尔布赖特曾自豪地称“美国是世界不可或缺之国”,但现在中国已成为“世界不可或缺的经济体”,这才是拜登的最大挑战。

  德国《慕尼黑水星报》8日称,美国开始了新的篇章,但是世界已经与以往不同,这尤其是因为中国正展示新的实力。文章认为,美国最大的挑战是其正遭遇内战以来最大的内部分裂,美国经济实力下降也是一个问题。中国在经济以及科技力量方面正在追赶美国,将对美国形成挑战,但最关键的是,中国是包括日本、澳大利亚、德国等众多国家的第一大贸易伙伴。美国和西方必须与中国合作,别无选择。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环球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qzxnews.com/rdgz/90124.html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