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热点关注

上海一居民连开5年震楼器 一件小事反目成仇震楼5年邻居遭殃

  浦东新区上南花城社区,有一幢楼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居民们不约而同地做着同一件事,家家户户屯着一大堆耳塞。这幢居民楼位于小区当中,按理说是最为安静的位置,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原来…

  浦东新区上南花城社区,有一幢楼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居民们不约而同地做着同一件事,家家户户屯着一大堆耳塞。这幢居民楼位于小区当中,按理说是最为安静的位置,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原来,该楼502室住户与楼上602室发生矛盾,一怒之下使用了震楼器,这一震就是五年。

上海一居民连开5年震楼器 一件小事反目成仇震楼5年邻居遭殃

  一件琐事震楼5年

  日前,记者来到该居民楼,见识了震楼器的威力。首先,是一种类似规律敲击榔头的声音,三下一个轮回,持续不断。此外,还有不间断播放音频,听着似乎是某种“黄色音频”。

  居民告诉记者,白天因为有白噪音,所以还能遮蔽一些,最痛苦的是到了夜深人静的晚上,这些噪声会变得异常清晰,声音随着楼板蔓延全楼,整幢楼都深受其苦,最让他们受不了的是,噪声还只是震楼器威力的一小部分。

  “最厉害的,是一种低频震动,这个功能一开,整栋楼都在抖,震得人脑壳嗡嗡响,几分钟就吃不消。”居民说,在他们的抗议下,这户人家稍有收敛,这一功能如今偶尔使用,但两种噪声攻击是24小时不间断进行,已经持续了整5年。

  究竟是什么仇怨,让邻里关系变成一场噩梦?记者来到了当事人之一的602王女士家中了解情况。进门就看到,王女士在客厅铺上了席梦思,她晚上就睡在这里,桌子上放着一堆耳塞,这是楼里家家户户的标配。她家的卧室,是主要“攻击”目标,噪声这里变得异常清晰,记者用手机分贝软件测试了一下,最高达到了68分贝。

  说起和楼下的恩怨,王女士一声叹息,说多年前和他们家还是好朋友,一起散步一起逛街,直到2016年发生了一件小事反目成仇,引发这场持续5年的“战争”。

  当时王女士家阳台的水管老化渗水影响到了楼下,因为没有好好沟通,这点小事逐步升级,两家人从亲密相好变得形同水火。到了2017年,楼下就开始使用震楼器进行“无差别攻击”。

  邻居“躺枪”苦不堪言

  位于“攻击”最前沿的602自然是苦不堪言,王女士的丈夫很久之前就已经搬出去住。而其他居民也是无辜“躺枪”,最倒霉的要数702的住户。702住着一对老夫妻,记者上门时,85岁的钟老伯正在睡觉,晚上睡不着只能白天打个盹,这样生活已经持续了五年。

  他的妻子王阿婆告诉记者,老伴的身体原来很好,就是这几年迅速衰老,因为他们家离“战场”最近,卧室里的声音只比602稍微轻一点点。本来就睡眠不好的钟老伯经常一夜无眠坐到天亮,因为精神萎靡还摔了两跤,断了5根肋骨,原本精神矍铄的他已经被折磨得浑浑噩噩。

  此时,其他居民也纷纷赶来,现场犹如“吐槽大会”,他们这几年也是深受其害。有一位居民已经很久没有在家睡觉了,每天晚上安顿好妻儿,就到丈人家休息,因为他睡眠不好,一夜无眠的结果就是第二天无法正常上班。他的孩子也不止一次向他抱怨,休息不好没法好好学习,但学校就在边上没法逃离,他非常担心孩子的学业会受此影响。

  另一位居民更是倒霉,刚花了千万买了这套房子,她如今非常后悔居然没有在看房时发现这一情况。“我还以为是普通的装修噪声,没想到日日夜夜不停,天天睡不好,早知道怎么也不会在这里买房。”

  取证艰难无法维权

  为什么不联合起来制止这种行为?居民们哀叹道,什么办法都试过了,毫无效果。

  首先是602室,也曾经用敲击地板等方式反击过,但随即招来更大的报复,加上邻居抗议,只能偃旗息鼓。其他居民也上门沟通过、砸过门、报过警、拉过电、***过、投诉过、打过官司、写过联名信、制定过楼组公约,但502只用一招化解:“坚守不出”,没有任何办法能阻止震楼。

  每当居民报警,民警都会上门,但敲不开门,声音只是暂时停止,等民警一走,噪声攻击又开始继续。这几年附近派出所的民警不知道上门处置过多少次,但就是因为取证难,不能固定证据,无法对其进行强制措施。

  而且即便民警锁定了证据,处罚手段也非常有限。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理法》第五十八条之规定,对于故意制造噪声干扰他人正常生活的,第一次给予警告处罚;警告后仍不改正的,将对其处以200元以上、500元以下的罚款处罚。

  再说去法院起诉,居民被告知要去指定的专业检测部门出具环境检测报告,如果分贝数超过标准,才可能发起诉讼。但检测机构却表示,被噪声检测的对象,必须是单位,比如工地、工厂之类,不能是个人,所以通过司法渠道解决也走不下去。

  上南花城居委会张书记告诉记者,居委会也曾采取了各种方式进行调解,搭建平台让居民进行协商,但均无效果。上钢新村街道***办杨主任也表示,5年来他们为此跑了不知多少次,甚至去502住户的单位沟通,但被告知此人已经退休,这是个人行为,单位无权管辖。

  拒绝沟通诉求存疑

  究竟502住户的诉求是什么?他们又有什么委屈?怎样才能停止震楼?记者来到502室试图采访当事人,但一直没人应门。一位居民告诉记者,502室曾经与他们家主动接触过,告诉他们不要掺和其中,不要和其他居民一起“搞”他们。

  “他们的诉求非常奇怪,我至今也难以理解。”这位居民表示,这对夫妻上门后首先是诉苦,说602的行为对他们的生活造成影响,而其他居民都帮助602来“欺负”他们,丈夫还说他的妻子已经搬到其他地方住,除非妻子能够回到这里正常生活,否则就不会罢休。但说到“震楼”一事,夫妻俩就绝口不提。也有居民曾经了解到,502的诉求就是想让602搬走。

  一位居民曾经在502室开门时看到过屋内的场景,装着好几个监控摄像头,桌子上也放着一堆耳塞,白天几乎看不到这户人家出门,只在夜深人静悄悄出没,电梯如果有人,只走楼梯。如此殚精竭虑,小心翼翼,顶着全楼的压力一心报复,邻居们很难想象是怎样的动力让他们甘愿牺牲正常生活,将损人不利己坚持到底。

  602室王女士告诉记者,说她愿意“投降”。“只要他们愿意开门沟通,我马上就下楼赔礼道歉,或是其他什么解决方式,都可以商量,只要停止震楼什么都好说。”王女士说,至今还记得和楼下邻居相处甚欢的时光,现在她每天睡在客厅的席梦思上都会思考,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而邻居们更是欲哭无泪,两户人家的邻里矛盾为何要殃及全楼?震楼器为什么随手就能买到?法律难道拿这种行为就毫无办法?他们何时才能恢复正常的生活?

  记者将会对此事持续关注。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环球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qzxnews.com/rdgz/89967.html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