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热点关注

中国人逃离印度:一张机票3万 锁修到一半修理工确诊

  4月28日,当飞机落地上海浦东国际机场时,蒙姐如释重负。在印度呆了6年的她从未曾想到过,离开印度竟会是在疫情如此凶猛的时候,并以这种近乎“逃离”的方式离…

  4月28日,当飞机落地上海浦东国际机场时,蒙姐如释重负。在印度呆了6年的她从未曾想到过,离开印度竟会是在疫情如此凶猛的时候,并以这种近乎“逃离”的方式离开。一天前,当飞机逐渐驶离新德里甘地国际机场时,舷窗外的印度,正经历着新一轮的疫情“浩劫”。

中国人逃离印度:一张机票3万 锁修到一半修理工确诊

  南辕北辙的回家路

  为了能够尽快回国,蒙姐选择的航班几乎是一趟“南辕北辙”的航线,先从印度飞德国,然后再从德国转机飞回上海。3万多的机票价格下,一张回到祖国的机票依旧非常难买。

  “第一程从印度飞德国的这趟航班上,大概有20来个中国人,几乎每位中国人都里里外外穿着防护服,口罩、护目镜、面罩,几乎用上了所有能用的防疫手段。”蒙姐回忆道,因为穿了防护服,上厕所也会很麻烦。为了避免上厕所,在第一程9个小时的航程中,蒙姐没有吃一口东西,也没有喝过一滴水。“我的前后左右全是印度人,他们的心态和我们完全不一样,这些‘心大’的印度人该吃吃该喝喝,坐在我后面的一位印度女子甚至把口罩都拉到了下巴下,毫无顾虑地大声说话,观感上真的很糟心。”

  一个小区群,560人确诊

  蒙姐所在的城市是印度首都德里繁荣的卫星城古尔岗。它相当于是德里的CBD,许多跨国公司的总部在那儿,大部分中资企业的员工也都集中在这座相对新兴的城市里。德里是此次印度疫情的重灾区,古尔岗自然也被波及。蒙姐告诉记者,“如果问周围的人话,基本上每个人身边都有确诊的人。我所在的小区也是每天都有个三四个确诊,我们小区有一个确诊病例的相互帮扶群,那个社交群里面有560人确诊。”

  从印度出现疫情开始,印度本就脆弱的公卫系统就一直处于半崩溃的状态,第二波的疫情潮再次挤兑了印度本就以雪上加霜的医疗资源,政府对医疗资源的分配陷入瘫痪,许多患者找不到床位就只好在家里躺着。

  蒙姐所在的小区算是一个中产阶级聚集的小区,每家基本上都有一台血氧仪。“在中国,如果血氧浓度低于90可能医生都会觉得你很严重了,但在小区群里我经常可以看到血氧浓度只有80多的人不仅没有住院,甚至连吸氧都解决不了。”蒙姐说,这个群里有好几个人之前还在寻找氧气,没几天后没了声音,后来才知道已经去世了。“那些新闻视频中在医院门口哭诉着求医生来看一眼,或者求医院给一个氧气瓶,这样的事情真实发生着,而且几乎每天都在上演。”

  锁修到一半,修理工确诊

  据报道,许多卫生专家预测,印度实际感染的人数要比公布的数字多3-5倍。对此蒙姐表示,这应该是真的。“在印度,你确诊的前提你觉得你感染了并主动去做了核酸。即使你确诊了也根本没有溯源这么一说,没有任何强制性核酸检测。”印度的防疫措施有多松懈呢?蒙姐举了一个例子。“去年10月份我家锁坏了,物业派了一个人来修锁,因为当天时间晚了活没干完,他说第二天再来干。结果第二天我左等右等他也不来,然后我就问物业原因。物业说这人来不了了,他昨天做了新冠检测,今天结果出来是阳性。”

  蒙姐纳闷地表示,“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按理说他前一天来过我家,我算是他的密切接触者对吧?但是从没有任何人联系我,甚至我如果不打电话去问物业,我都不知道接触过阳性患者。”

  此外在印度,即使大家戴口罩也都戴得马马虎虎,很多人都是用头巾毛巾或者就是一块布随便挡一挡而已。蒙姐说,“你会发现在街上,很多印度人即使带了口罩,鼻子也会露在外面”。

  离不开仆人的印度富人

  蒙姐告诉记者,在印度,无论是富人或者是穷人,几乎无法做到所谓的居家隔离。第一是因为印度人普遍是以大家族的形式生活,即使中产和中产阶级以上的家庭也是如此。比如兄弟俩取了各自的妻子之后并不会出去住,而是会选择兄弟两个家庭+父母一起居住,也就是说三室一厅的一套公寓里可能有3对夫妻。所以居家隔离形同虚设,只要一个家庭有人在外感染上了病毒,就会立刻形成交叉感染。

  第二是因为“富人的生活是要靠穷人支撑起来的”,印度社会的贫富差没有让新冠传播出现断层。几乎每个富人家里都会佣人或钟点工,白天在富人区工作后晚上回到人员密集且条件较差的贫民窟中,因此这些佣人就成了富人社区的防疫漏洞。蒙姐告诉记者,在去年3-4月的时候,印度其实进行过一轮居家封锁,“那些失去仆人的富人们几乎丧失了生活自理的能力。在印度普遍的文化中,觉得就像扫厕所拖地这些事,是上层人不应该干的,所以导致他们他们没有办法离开仆人的支撑来独自生活。”

  面对新冠,印度人“心很大”

  也许是性格,也许是信仰。蒙姐说,据她观察很多印度人对生死看得特别淡。“很多新闻视频中,经常会拍到很多人在***亲人的尸体,虽然会有悲伤,但是很多人还是会把亲人的离世归结为老天的安排,甚至他们也觉得疫情也是老天爷在惩罚或者是考验。”

  蒙姐说去年她过生日的时候,一群关系特别好的印度朋友就说你要过生日了,你是不是要开party?“疫情之后,我就把自己隔离起来,不怎么外出了。于是我拒绝了,但他们就会觉得太胆小了,甚至他们表示要为我安排一个。”最后她没办法,直接就不接电话了,如果接了电话她们真的有可能立刻冲到楼下来。有个印度朋友还认为“这个就是命,你再小心,你要是命里该得你还是会得的。”

  此时此刻,蒙姐正在上海的一家酒店进行隔离,同行者中已经有人迫不及待地点了国内的外卖。蒙姐对记者说,同行的友人甚至觉得国内的泡面都要比印度的好吃。

  “两年多没见家人了,结束隔离后,最想做的事就是马上回家,抱抱我的家人。”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环球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qzxnews.com/rdgz/89938.html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