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国内

刚出狱4个月又结伙打伤人 男子再获刑

施先生受委托来京找某建筑公司为农民工讨薪,没成想入住宾馆后便遭陌生人围殴。而几名结伙打人者庭上竟称:“不知道有打人的。”妄图蒙混过关。10月14日,北青-北京头条记者从北京法院审判…

施先生受委托来京找某建筑公司为农民工讨薪,没成想入住宾馆后便遭陌生人围殴。而几名结伙打人者庭上竟称:“不知道有打人的。”妄图蒙混过关。10月14日,北青-北京头条记者从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获悉,其中一男子刘某曾因犯非法拘禁罪获刑一年,案发时其刚刚刑满释放4个月,如今又因犯寻衅滋事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其余几人另案处理。

因为一句话遭到十几个人围困、殴打

施先生说,他们是黑龙江一家建筑公司的员工,因为公司和北京一家有债务纠纷,于是被派来讨要欠债,给工人们发工资。于是他就带着几名工人住进了欠债公司附近一家宾馆。

2017年4月1日下午,突然几个年轻人闯进了施先生居住的客房,“他们一边辱骂一边要赶我走,进而发生了争执。”施先生说,争执过程中,房间里又冲进来十几个人,将自己堵在墙角围打。

“他们把我穿的上衣扒掉,对我拳打脚踢,期间我晕了几次,醒来后又被打晕过去,他们看我趴在地上实在爬不起来,就离开了。”施先生说,他同屋的农民工把他搀到床上坐了会儿,才有意识报警。

民警赶到现场后,将施先生送医治疗,其间施先生发现外衣左兜的2000多元和材料都不见了。

“施先生带我们去和那家公司谈过几次,都没谈妥,那天刚回到宾馆,就来了10多个人,把我们房间都围起来了。”一同来讨薪的张先生说,这帮人质问谁是带头的人,随后就找到了施先生。

他说,争执中,施先生因为一句“我们就是来要农民工血汗钱的”,就被围起来打。施先生眼睛被打肿了,脑门也破了,到医院后听医生说她肩胛骨、眼眶、右侧肋骨都出现了骨折。

张先生说,施先生被其中3、4个人殴打时,曾有人想站出来出头,但几个房间都被围住了,还遭到威胁,就没人敢乱动了。“对方人太多了。”他说。

几人相互不认账施暴者身份难确定

检方指控,2017年4月1日,刘某伙同他人,在丰台区一宾馆房间内无事生非,为逞强耍横将前来索要工资的施先生打伤。经鉴定,施先生伤情为轻伤二级,2019年7月28日,刘某在河南郑州被铁路公安民警抓获。

而刘某却说,自己没有动手,只是站脚助威。他说,自己来北京是参加聚会的,其间认识了李某和逯某,第二天二人叫他去站脚助威,碍于面子自己才去的,并没有对施先生进行殴打。打人时他只在一旁聊天,根本没有动手。“不知道有没有打人的,反正我没有打人。”他说。

但逯某和李某等人却表示,自己也并不认识施先生,是受人所托来“平事儿”的。

逯某说,事发前一天,孙某告诉自己和王某,有一伙儿农民工来闹事,希望帮忙找机会将这伙儿人轰走。“他说就是撑撑场面就行,不用动手。”逯某说,其间王某叫了两个哥们,负责盯梢。

案发当天下午,孙某、李某相继赶到现场,孙某带了7、8个人,刘某也带着一群人过来了。

“我们上楼后就看到了带头的施先生,我不认识他,就看孙某和对方吵了起来。”逯说,他也没想到自己这边突然有4个人动手,“我只记得当时特别乱,没看到有人从施先生身上抢东西。”

而李某表示自己是被王某叫来盯梢的,当看到有人打起来时,因害怕他下意识往后躲了躲,不敢进屋。“我们就是想摆场面、造声势让对方有压力,根本没想打人。”他说。

据宾馆楼道内监控及逯某、李某和王某的辨认,只能看出刘某进入过施先生的房间,并不能确定是否对其进行殴打。

据了解,逯某、孙某已另案处理,逯某因另案犯非法拘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孙某是因为犯敲诈勒索被判了个11年;而刘某此前则因犯非法拘禁罪获刑。

最终,丰台法院审理认为,刘某无视国家法律,结伙随意殴打他人,致一人轻伤二级,其行为已构成寻衅滋事罪。经查,刘某曾犯前科与此案有一定相似性,不能认为其主观恶意较小。故以寻衅滋事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一年。

关于施先生讨薪的事实,所谓的欠薪公司表示,他们确实曾经与委托施先生要账的公司有过合作,但相应钱款早就已经支付,之间不存在欠薪的事实。“他们属于恶意讨薪,我们已经走司法程序了。”该公司的李先生表示。

文/王浩雄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环球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qzxnews.com/news/gn/32960.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