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世界 从这里开始

画家郭正民

资讯 2015-1-20 11:4419140admin

 

t0146a7d5a04f878661.jpg

郭正民,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法国美术家协会会员、青铜画派创始人、北京现代典藏美术馆馆长。
1961年9月生于山东。
1984年毕业于山东艺术学院。
1999年结业于文化部重彩高级研究班。
2001年至2004年受聘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
2006年至2007年被中国美术家协会选派到法国巴黎吕霞光工作室做访问学者。
2012年起任中国传媒大学文学院艺术创作院硕士生导师、教授。
2013年7月任教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当代艺术创作名家导师高研班,导师、教授。
2014年6月郭正民画展在香港嘉华画廊举办。
2013年5月郭正民画展在北京大千画廊美术馆举办。
2012年5月郭正民主讲20集中国重彩画技法讲座在中国教育电视台一、二、三频道连续播出。
2010年6月应新加坡邀请参加《中新联合展览》并获得人类贡献奖 作品《孔子》被总理公署收藏。
2010年5月《郭正民重彩画展》在上海举办。
2009年10月作品《金色的记忆》入选全国第十一届全运会美术作品展。
2009年5月《欢歌》入选中国重彩画展、并送台湾等地巡回展出。
2008年6月 应法国罗西尼市市长之邀在该市文化中心举办《郭正民美术作品展》,《唐风》等九幅作品被罗西尼市政府及罗西尼博物院收藏。
2008年5月重彩作品《远方的呼唤》参加当代中国名家小品邀请展并被收藏。
2006年1月《郭正民画展》在韩国首尔仁沙洞美术馆开幕。
2004年9月重彩作品《圣地•圣乐》获全国第二届少数民族画展纪念奖。
2003年12月重彩作品《金色回响》入选2003年中国画展。
2003年11月重彩作品《1938年》入选全国重彩画微型画展。
2003年10月重彩作品《恋歌》、《浴》参加全国重彩画、回顾与展望邀请展。
2002年11月重彩作品《东方之歌》获全国第五届工笔大展优秀奖。
2002年8月重彩作品《圣地圣火》获全国第十届全军美术作品展优秀奖。
2002年3月重彩作品《战争、爱情、生命》入选法国Vc春季沙龙展。
2001年11月重彩作品《远古之声》入选西部全国综合材料邀请展。
2001年11月重彩作品《千古之恋》获首届中国重彩大展铜奖。
2000年5月随国家文化部艺术团参加法国现代艺术博览会。
1999年10月重彩作品《喜庆》获庆祝澳门回归书画展优秀奖。
1998年3月重彩作品《沉浮》等四幅作品参加美国芝加哥大学视觉艺术展。

图片1.jpg

 

  郭正民,我国著名重彩画家,他为传承和创新具有民族特色的重彩艺术做出了巨大贡献。曾多次受国 家美术机构委派,作为访问学者去国外讲学并作艺术交流,多次在国内外举办个人画展或参加联展。他的作品以独树一帜的艺术风格和主题新颖的创意在国内外展评 活动中屡获大奖,一些作品被诸多国家的政府机构、美术馆、博物馆和领袖人物、国际友人及其他政要所收藏。 郭正民的艺术生涯是一个不断追求、探索、思考、实践的历程,随着他对艺术真谛的彻悟,终于以其卓有成效的艺术实践,使古老的重彩画以崭新的形式重登世界艺术大雅之堂。 渐入佳境的“三次飞跃” 带着太古之初的混沌迷蒙和刚烈铁血、带着绵延千年的悠远哀怨和期盼求索、带着先哲高山仰止的伟岸情怀和人类 文明史上思想家亘古生辉的熹微曙光,观看画家郭正民的绘画作品,总会让人感到一股华夏民族扑面而来的古韵遗风,坚毅、执着、敦厚、纯朴。一幅幅画作是画家 穿越历史烟尘为我们捎来的远古信息,他博采古今中外众家之长描绘的那些斑斓灿烂的画面及其光影效果,令人叹为观止,并以震撼人心的视觉冲击在当今东西方画 坛上成就了独树一帜的重彩画艺术。他主要以《远古系列》、《戏剧系列》和《孔子系列》为主题的绘画力作,为中国美术增添了一朵绚丽多彩的奇葩。他以他的画 笔传承了古老中华千秋万代一脉相承的民族气节和文化。 郭正民先生出生在山东兖州,那是一个历史悠久的钟灵毓秀之地,与古代伟大的思想家、教育家孔子的故乡曲阜毗邻。公元前21世纪,夏禹划天下为九州,兖州为 其一。作为古代鲁国旧址,兖州是中华文明的发祥地之一。《史记?本记》、《尚书?禹贡》都有对兖州的记载。两千多年前,孔子、孟子、曾子、子思等都曾在此 授道讲学。诗圣李白在这里留下了40多首脍炙人口的不朽诗篇。 也许,是那块中华文明发祥地的滋养与浸润;也许,是底蕴深厚的传统文化的感召与启示,30多年前还是当地一个农民子弟的郭正民,一步步从那片古黄河冲积平 原上走来,并最终跻身绚丽多彩的中国美术殿堂,成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中国工笔画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设计师、清华大学美术学院 聘任教授。至今他已先后23次在国内外举办个人画展或参加联展,其中8次获大奖,且有20多幅作品被诸多国家的政府机构、美术馆、博物馆所收藏,珍藏郭正 民画作的还有领袖人物、国际友人及其他政要。 潜心绘画艺术的郭正民先生学画30多年,1990年,他于而立之年在母校山东艺术学院画廊举办了首次个人画展,这是他艺术历程中的首次突破,使他倍受鼓舞。 郭正民先生的绘画艺术思路经历了三次飞跃: 从1980年到1990年,他的感悟是:“一个人不在于画什么,而在于怎么画。”为厚积薄发,这个阶段他仍然主要是在积蓄力量,读书学习,博采众长,积累经验,储备各种各样的知识与艺术素养,为艺术风格定向,同时寻找自己独特的艺术语言,更新自己的思维观念。 

点击查看原图

    从1990年到1999年,他对绘画的认识是“一个人不在于怎么画,而在于怎么想”。从“怎么画”到“怎么想”,这是他绘画艺术思想的第二次飞跃。用什么 样的思想?带着什么样的精神去画?这是他所思索的一个课题。时年接近不惑的郭先生不断探讨自己的绘画风格、形式和绘画语言的表述方法。“不在于怎么画,而 在于怎么想,”是他经过十年悟出来的道理,也是他于1990年举办个人画展后,对艺术技巧认真探讨之后的顿悟。根据“不在于怎么画,而在于怎么想”的艺术 思路,他突破自我,努力提高自己的审美情趣和绘画艺术水准。 他认为,一个画家不在于画什么,不在于画得出来还是画不出来,画不出来的原因有时是因为想不出来。画不出来是一个人的技巧技艺问题,技艺即构图能力、点线 面的设计布局,也包含操作绘画的方式和表达能力,但这仅是技术层面上的问题。而“想不出来”则是思维方式、审美水平问题,没有好的理念、好的审美思想和较 高的艺术素养,就达不到一定的艺术高度。好画是艺术技巧和创造性思维能力的综合,是在这两种能力结合点上的产物,画家要找到这个结合点。郭正民说:“没有 画不出来的作品,只有想不出来的作品,想不出来是因为你自己的思维理念狭窄,视野不够开阔,中外艺术家皆然。” 从“一个人不在于画什么,而在于怎么画”到“不在于怎么画,而在于怎么想,”这之后,郭正民先生在画坛上渐入佳境,最终过渡到了“想怎么画就怎么画”的自 由王国,这是他的第三次飞跃。这个阶段始于2000年,期间他所追求的是更为成熟的精神,更加完美的形式,对艺术的追求也有了更高的标准和要求。“我想怎 么画就怎么画,我要去创造新的样式、新的模式、新的思想”,他说。 三次飞跃,使郭正民先生的艺术思想和艺术造诣日臻成熟精深,他用他那洞穿历史的深邃目光,在烟波浩渺、博大精深的历史长河中搜寻——从商周直到明清,不断地用他那生花妙笔,揭示古老中华民族的精神内涵和文化特质。 那滔滔不息、滚滚向前的历史长河正是他取之不尽的创作源泉。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点击查看原图

    30多年来,画家郭正民执着地在无边无际的艺术领域中探索追求,艺术人生的每一步都走得踏踏实实。他的“垒砖说”就是对“万丈高楼平地起”的个性诠释,他今天的高度,就是他扎扎实实从“掘地基”开始一抔土一块砖地辛勤垒起来的。他认为,人的才情、人的视野,与人的治学态度和他有没有锲而不舍的“垒砖”精神有关,怎样垒?即“回过去、沉下去、走出去”…… 拓宽视野的上下求索 

    作为当代画家,郭正民先生对卷佚浩繁、异彩纷呈的中国画自是崇敬有加,对绘画艺术的执着追求更是如痴如醉、乐此不疲。他从十多岁学画至今,30多年来夙兴夜寐、不避寒暑,刻苦勤奋地绘画创作,在多彩的世界里描绘自己的人生。 积数十年绘画之经验,郭正民先生认为画家的视野与胸怀决定画家的成就,见多才能识广,博览方通古今,海纳百川,有容乃大。一个艺术家要有所作为,必须放眼世界拓宽视野,向古人、今人及世人学习,而读书、赏画、研读评论也是他探奇览胜、益智怡情、获取灵感、提升艺术素质的途经。古云“君子学必日新,日新者日进也,不日新者必日退,未有不进而不退者”,画家概莫能外。在生产力落后的社会里,天下事不多也不复杂,故有“秀才不出门,能知天下事”一说,而在当今这个科学技术突飞猛进、众多艺术门类百家争鸣、日新月异、成就斐然的时代,一个画家必须对当今美术界的最新动态与趋向了然于心。 

    郭正民关于拓宽视野的思路可概括为三个方面,即“回过去、沉下去、走出去”。 “回过去”是要向历史学习,向古人、向前辈学习,这个过程不可逾越,临摹即是“回过去”的具体实践。对郭正民先生来说,无论是原始社会古朴的陶器图腾、原始壁画,还是商周时代既刚且柔的青铜器纹饰;无论是盛唐晚清仪态万千的仕女佳丽,还是与兖州毗邻的孔孟思想哲论,都曾让他着迷,也都曾开启了他的创作思路,并对他重彩画风格的形成发挥了作用。“回过去”,使他从博大精深绵延千年的中国绘画艺术长廊中汲取了丰富的艺术营养。1999年,他还参加了由国家文化部举办的重彩高级研究班的学习培训,得到了蒋采萍等名师的指导,这些,都为他别具一格的重彩画打下了扎实的功底和坚实的基础。 “沉下去”也即郭正民所说的“垒砖”。他认为,一个画家对艺术的追求,必须像打墙那样,从地基开始,一层一层地往上垒,万丈高楼平地起,艺术界没有暴发户,世界上没有速成的画家。宁静致远,只有“沉下去”才能浮上来。“沉下去”意味着要耐得寂寞,画家驰骋在色彩斑斓的幻象世界里,但却不能目迷五色,无论世风怎样浮躁功利,艺术家都得心无旁鹜,为自己创造一个舒展从容淡泊宁静的心灵空间。 

点击查看原图

    郭正民十分推崇吴冠中先生关于绘画犹“爬山”的说法。吴冠中说:搞艺术就像爬山,无限风光尽在山之巅峰,最高点是所有艺术家的追求,西方的从西边爬,东方的从东边爬,但都必须从下往上爬。郭正民说,这爬的过程就是“垒砖”的过程,天地之大美在山之巅,水之源,一个画家不能因为开过一次画展或者获过一次奖励而自鸣得意、自命不凡,个展、得奖都只是层面上的事,真正的艺术家,只追求优秀,不追求身价。1990年以来,郭正民先生先后23次举办个展或参加联展,其中在国外办个展9次,并获得23个奖项,但是,由于他仰望的是高山,所以,他从不恃才自傲,总是把自己作为一个孜孜不倦的普通画家,以谦卑的态度对高渺的艺术殿堂和精湛的中外艺术心存敬畏,并不懈地为之奉献攀登。 他关于“走出去”的理论依据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入世”主张,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走出画斋,走出故乡,走出国门,郭正民把自己融入世界,徜徉流连在世界艺术圣殿里,沐浴着汇聚古今世界艺术大师、艺术巨匠的智慧灵光,在身心淋漓尽致的熏陶中接受隆重的艺术洗礼,这些年来郭正民与世界艺术界的频繁接触,使他的绘画艺术造诣“日新日进”,思路、情感、观念、技法都有了进一步的提高。 2000年5月,郭正民随国家文化部艺术团,参加法国国际现代艺术博览会并举办个人画展,这是他第一次“走出去”,而去的地方是让各国艺术都家心驰神往的艺术圣地巴黎。 巴黎作为世界艺术之都,拥有300多家美术馆及博物馆,其中在世上最负盛名的是卢浮宫。富丽堂皇的卢浮宫已经营数百年,收藏世界各地的珍藏品超过40万件,绘画、雕塑、素描、陶器、铜器、工艺品及古文物等应有尽有,来源地区涵盖了埃及、希腊、罗马、伊斯兰、意大利等文明古国。尽管先前郭正民对这一切也并不陌生,但身临其境,置身艺术之都金碧辉煌、琳琅满目、应有尽有的美术馆、博物馆,还是让他深感震惊,浩瀚无涯的艺术海洋令他肃然起敬。 

点击查看原图

    2006年9月至2007年1月,郭正民由中国美术家协会选派再次到巴黎国际艺术城做访问学者,同时举办个人画展并参加两个联展。在那些日子里,他带着面包、泉矿水,整天整天地在那个让人目不暇接的艺术世界里游览,十多次到卢浮宫、奥塞美术馆、蓬比杜艺术中心和巴黎现代美术馆等艺术场所参观学习,一件件艺术瑰宝使他震撼、感动和陶醉,他被顶级世界大师的作品激动得目瞪口呆不知所措,为人类竟能攀上如此巍峨辉煌的艺术高峰而心潮澎湃。通过参观那些艺术作品,他理解了欧洲式的典雅与高贵。 夕阳余晖中,他徘徊在塞纳河畔古老的石路上,思索着东西方文化的差异,泉涌的思绪,使他在两个多月内写下了6万多字的随笔,形成了《巴黎没有地平线》一书的初稿。 迄今为止,郭正民已先后4次到法国举办画展,其影响遍及欧共体12个国家,而他随后在韩国、美国的个展、联展使他的艺术作品在世界范围内得到更为广泛的传播、交流。饱览世界各国的艺术珍品并与当今世界范围内的美术大师交流切磋,进一步拓宽了他的眼界和思路。 郭正民说,走出去才知道各个时期绘画艺术的制高点在哪儿,才知道毕加索、马蒂斯、布拉克、莫迪里阿尼等大师们的作品到底好在那里。他认为,对现代派和后现代派等不同流派发展和衰退的兴衰史,对国际上新的艺术思潮和新的创作理念,只有走出去实地了解体会才能知晓。我国一些现代艺术家群体,由于未知其详,存在误区,不少艺术家仍在简单重复地模仿人家早就遗弃东西,包括目前有的抽象变形画家还在一个小圈子里做别人丢掉的作品,这就是视野不宽造成的误区,不知道有的东西人家几十年前就已经有了,而我们还亦步亦趋地重复人家的老路。因此,他认为中国画家要通过开阔眼界来与时俱进。 

   “走出去”除了拓宽眼界之外,也是为了交流、提高。郭正民说,艺术没有国界,世界艺术的发展规律形成了人类艺术审美的普适理念,东西方尽管文化传统不同,但冥冥之中,艺术自有其无法操纵的约定,人类的审美标准并不受地域和意识形态左右,诚如吴冠中所说:“古代东方和现代西方并不遥远,已是近邻,他们之间不仅一见钟情,发生初恋,而必然要结成姻亲,育出一代新人。”(见吴冠中《我负丹青》)郭正民就是这样的新人。与世界的交流,使他将中西方的一些技艺成功嫁接,创造出了一幅幅精彩绝伦的仕女画作。 郭正民先生登高望远,上下求索,藉富有民族特色的绘画艺术走向世界,到世界艺术峰巅上开阔视野,寻觅人类相通的审美情趣,借鉴西方的一些绘画技法,革故鼎新,画出了自己的一片新天地。可以说,他的绘画作品不但赋予传统中国画以崭新的样式和艺术内涵,也为世界美术画廊平添了光彩的一笔。 

点击查看原图

    中国画历史悠久,原始岩画距今不下5000年,甘肃、内蒙、新疆和画家郭正民先生的家乡山东,都发现过这些古老岩画。5000年来,中国绘画艺术大师辈出,名画家不可胜数,而历朝历代以中国历史为题材的画家更可谓比比皆是。各种绘画艺术流派百花齐放、争奇斗艳,继承与发扬固然是后来人的职责,但更为重要的是开拓、创新、突破,郭正民先生就以他别具一格、独树一帜的重彩画融入世界艺术之林…… 风格迥异的重彩艺术 郭正民先生的中国画主要以古代历史为题材,他的画无论内涵还是形式都具有鲜明的民族风格和独特的艺术特征。其画作瑰丽奇幻、清玄优美,欣赏他的画,仿佛可以让人听到从鸿蒙开辟一直吟咏至今的古韵禅音,那优美的古典乐章自天崩地裂、浑沌初开的电光火石和风起云涌、或急或徐的历史烟云中逶迤而来: 哀婉的,缠绵悱恻,如泣如诉,袅袅余音抒发的是千古幽怨,百代哀愁,宛如一曲悠远而悲伤的挽歌;雄浑的,电闪雷鸣,铿锵剽悍,狂飙怒号震荡的是刀枪铁骑,金戈铁马,似是一章桀骜而激越的交响;而高瞻远瞩的思想家,则目光如炬,参透人生,指点迷津,昭示的是和谐为贵、人性仁义,思想光芒犹穿插在远古乌云缝隙间的道道曙光…… 郭正民先生的画,是对中国历史和时代精神的艺术解读,是凝结吾国先人心路历程和追求真善美爱的形象记录,一些画作堪称艺术画苑中融精、气、神为一体的异彩奇珍。 上承遗风,风格古朴;下启现代,古韵新声。既继承中国画的传统技艺,又不受其羁绊,大胆吸收西方画派某些技法如变形错位等技巧,这形成了郭正民独特的艺术风格,他在传统基础上对中国画依据现代理念所作的创新,散发着浪漫主义与现实主义结合的时代气息。作为我国重彩画传人,他出色地续补了断裂在明清时代的重彩艺术,以别具一格、独树一帜的重彩画融入世界艺术之林。 从类别上看,郭正民先生的画主要分为三个系列,即青铜远古系列、古代仕女系列和戏剧人物系列。 

    郭正民先生的青铜器系列画作从青铜器符号里寻找感觉,赋予它一种情感,他所创作的《土》、《金》、《欢歌》、《云中君》、《铁器时代》和《器魂》系列等苍劲、厚重、阳刚,画面色彩斑驳,略显夸张的兵器闪着雪色寒光,人物多以铠甲头盔包裹,展现了人类在洪荒乱世与异族和大自然博弈抗争的冷峻与严酷,同时也表现了史前人类对自然、上苍的无奈与敬畏,这些画,大多与同时代的古罗马艺术有异曲同工的苍凉、悲壮感。 青铜画《战争 爱情 生命》的问世,是郭正民这一系列趋向成熟的标志。这幅画是郭正民1999年参加文化部重彩高级研究班学习期间创作的。 《战争?爱情?生命》的构图与造型都体现了画家的艺术匠心,画面被处理成相互独立又相互关联的4部分,居中上方是小半个太阳,在昏黄的阳光照耀下,左边以身背弓箭的武士象征战争;中间以两个紧紧相拥的男女象征爱情;右边以母亲与婴儿象征生生不息的生命,画面人物全都仰面向阳,面部与太阳平行。在色彩上,画家使用了黄青黑红4种颜色,画面自下而上逐渐放亮,至顶部,竟至让人感到有点目眩。在这里,画家用他独特的艺术语言诅咒战争、讴歌爱情、赞美生命。 这幅画也是人类向往光明、向往和平、追求爱情的告白,画面上,居中的爱情部分顶天立地,是所占面积最大也是最抢眼的主体,沐浴着灿烂阳光的情人目光柔和,面部轮廓清晰分明。这幅画粗放凝重的线条及其深刻的寓意,让人领悟到人生和生命的真谛。《战争?爱情?生命》2002年在法国维琪春季沙龙中展出,受到画界友人的高度评价,也受到蒋采萍、郭继英等权威人士的赞赏。 

   《伏曦与女娲》取材于古老而优美的神话故事 伏曦是中华人文始祖,女娲是中华民族的母亲,为了人类,相传女娲补过天,还用泥捏过一批又一批的小人,后因嫌慢,就用藤鞭沾泥浆挥洒,落在地上的泥点就成了一个个小人。不过,郭正民的画作《伏曦与女娲》的素材显然源自另一个传说,即伏曦与女娲结合才繁育了中华民族的子孙。 画面上,裸体的女娲身体曲线优美清晰,肌肤经绿色背景衬托,显得晶莹玉润、婀娜多姿,她深情地侧身凝望着伏曦,手饰、耳环和发箍金光闪闪,而挂在她颈脖上的骨雕项链则把时空推到人类遥远的始祖时代。伏曦面对女娲,他双眼微闭,表情陶醉,一往情深,半张着嘴,仿佛正与女娲喃喃私语。画面左上方是太阳,右上方是一羽翱翔的飞鸟,鱼儿在水中游弋。 在伏曦与女娲相爱的一方天地之外,环绕着姿态各异的小人儿,他们即是伏曦与女娲的子孙。小人儿分布四方,他们张开的四肢呈“大”字形,以土著原始人简单的动作欢呼雀跃,有的在狩猎,有的在跳舞,有的在奔跑追逐,画面由此充满生机。 礼云:“夫人者,天地之德,阴阳之交,鬼神之会,而五行之秀气也。”《伏曦与女娲》正是画家对“人”的一种古老而又不朽的诠释,其中蕴含的哲理令人深思、发人深省。这幅画在巴黎展出时被誉为“东方的亚当和夏娃”。 

点击查看原图

    戏剧是一种综合舞台艺术,她借助文学、音乐、舞蹈、美术等艺术手段,塑造舞台人物形象,揭示社会矛盾,反映现实社会。戏剧人物外延很大,包容性很强,中国的戏剧文化是世界最久远的文艺形式之一,由于我国幅员辽阔,戏剧品种繁多,国剧(京剧)之外,每个省都有地方剧种。 郭正民从上世纪90年代起就开始思考和尝试创作以女性为主体的戏剧神化人物画谱,十多年来,他以戏剧为载体,借助戏剧符号,创作了一批戏剧人物画作。鲁迅先生说:“悲剧是将人生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郭正民从“生旦净末丑”等戏剧角色中寻找东方女性的伤感、无奈、冷艳、苍凉,用她们被剥夺的爱情、自由和被封建礼教所束缚的悲剧命运渲染了一种婉约哀艳的情愫。 在戏剧人物和仕女画的创作中,郭正民突破传统的技法,创造性地从西方引进变形艺术,用变形夸张手法凸现需要渲染的部分,通过变形,把东方美女的一些基本要素,如削肩、长脖、瓜子脸、丹凤眼、樱桃小口等夸张地展示出来,对这种美作延伸、拉长处理,从而扩大、叠加了女性人物的美。 他画中的仕女和戏剧人物幽怨、冷艳、忧郁、优雅、“娴静时如姣花照水,行动处似弱柳扶风”,大多带着淡淡的哀愁和深沉的企盼。画家通过她们的眼睛、她们的面部表情和她们呜咽的长箫、悠扬的横笛、嘈嘈切切的琵琶、铮铮作响的古琴向人们传达了古代女子内心世界的感情。可以想象,创作之时,画家一定也被某种深情所感动和激励着,他带着感情画,于是画中有情,而细细鉴赏他的画,又让人不知不觉中与画中人产生感情上的共鸣。他的画之所以能被中外人士所喜闻乐见,除呼之欲出的人物形象外,与画中人物都溢着人类相通的情感不无关联,读懂了,即有了心灵感应。 

    郭正民说,他的仕女画,得益于唐诗宋词。从仕女画《宋词》、《往事》、《思念》、《镜前》等作品中,都可以看到古代诗人词人渲染的闺怨离愁,她们那种“伤高怀远”的“寸寸柔肠,盈盈粉泪”,那种“才下眉头,却上心头”的离愁别绪,那种“衾凤冷,枕鸳孤”、“月明人倚楼”的百无聊赖,那种“欲寄寒衣君不还,不寄寒衣怕君寒”的复杂心态,那种“昔日横波目,今为流泪泉”被始乱终弃的命运嬗变,那种“悔叫夫婿觅封侯”、“沉恨细思,不如桃杏,犹解嫁东风”的自怨自艾等情绪,都能让人从他不同的此类作品中感受得到,这也让人在受到画作艺术熏陶的同时,受到精神上的感染。《韵》、《早秋》、《红果》、《往事》等仕女画也大多是这一类绘画佳作。而他通过琴棋书画来表达东方美女万千仪态的画面设计,使中国仕女画打上了显明的民族印记,以此在艺术门类上与西方的、日本的仕女画分道扬镳,形成了我国当代仕女画的独特风格。 郭正民认为,相对于写实,变形处理显得更传神,更能透露人物的内心情感。比如《霸王别姬》就是这样。他对人物的变形处理,是对我国传统人物画的新突破。绘画大师吴冠中等对此也持肯定态度。他们认为:现代美术家明悟、理解、分析透了古代绘画作品中很“像”很“真实”的美的因素及其条件,发展了这些因素和条件,也扬弃了今天已不必要的被动地、拘谨地对对象的描摹,从画“像”的桎梏中解放出来,尽情发挥和创造美的领域,这是绘画发展中的飞跃。郭正民就突破了这种桎梏,从客观物像中集中精力捕捉潜在的美,将美“扬长”。他画笔之下的“生旦净末丑”不再是原来舞台上角色,而是经过概括提炼重塑的崭新形象,从而实现了“尽情发挥和创造美”的飞跃。 郭正民画孔子,也运用了写意的夸张手法,他表现思想家孔夫子的系列作品,着重表现他比山高比天大、超越时空的精神境界,这个系列表现孔夫子的伟大,以论语作为创作的主导理念。以变形的技法画孔子,是他所喜欢的创作方法,画得也较快。 艺术技法的巧妙应用 

   郭正民说,作为一个艺术家,他所追求的不仅是画好画,而是要弄清自己的“创造点”在哪儿,要寻找适合自己的语言、题材和形式,有自己的创造点。他说,我国绘画人才济济,一些大师所达到的艺术高峰,简直无法超越。近代任伯年、吴昌硕、王宾红、齐白石就是中国美术界的四座丰碑,也是四座高山,后来人至今无法逾越。吴冠忠、范曾创造的高度后人也难以超越。吴冠中把西方点线面的东西重新组合起来,创造了中西结合的崭新形式,这是跨越国界的成就。 郭正民认为,一个艺术家最主要的是发现主题,以“见人之所未见”的眼光挖掘出潜在的美。画家为了交流,为了展示自我,对一些大展不参加不行,但要参展,就要拿出别人没有画过的新作,并赋予其新形式、新思想和新精神,要寻找美的形式,提倡形式美。 郭正民善于调动所有技法为绘画服务,对西方素描画、水粉画和水彩画的长处,他都能为我所用,吸纳到自己的画中来,博采众长,追求点线面的综合体。本着为画服务的宗旨,他所用的材料也是综合性的,有的是绢,有的是亚麻布,有的是温州皮纸,不同的材料,增加了画面的质感。在颜料上,有的用他自己调制的中国石色,有的用高温晶色,有的综合运用金银箔和云母,有的用泼墨撞色形成的自然肌理,此外,日本、法国一些颜料也被他巧妙地运用到自己的画上。 蒋采萍先生认为,郭正民的这种方法既不能重复古人,也不能重复自己,这是一种只有吸收了古人、今人、西方、东方的绘画长处,再经过画家的提炼、改选、理解、消融等进入创作思维中,才能形成的崭新形式。郭正民善于把西方和日本的绘画原素,充实融合到本民族的艺术创作中来,采取拿来主义,以世界各民族的艺术营养来丰富中国工笔重彩画艺术。在世界美术众多的表现方式中,中国画以线为主的造型手段、淡雅别致的水墨表现形式、以及厚重鲜艳的石色所表现出来的装饰味道让西方同行赞叹已。 在画笔的使用上,郭正民的具体技法包括反画、正画、做底、罩染、构勒、冲撞等,总之,对他来说并没有一种固定的手法和形式,为画面所需,他总会努力寻找新的美和符合艺术规律的技法。他的孔子写意画系列,通过描绘孔子顶天立地的高大形象,表现他高山景行、超越时空的精神境界和深邃思想,这些画具有很强的艺术感染力。

点击查看原图

 

点击查看原图

 

点击查看原图

 

点击查看原图

 

点击查看原图

 

点击查看原图

 

点击查看原图

 


发表评论

环球资讯网 Copyright © 

环球资讯网 Copyright 2011-2018 © All Right Reserved. 网站合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