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世界 从这里开始 www.hqzxnews.com

田朴珺:对王石印象不好 并非在商学院相识

读书 2014-8-19 20:2213090admin
田朴珺
田朴珺

  京华时报8月12日报道

  “现在的我,是个电脑白痴,一个缓慢的作者,一个籍籍无名的八流演员,一个被动成名的女朋友,但是我知道我必须要去习惯它。”昨日,田朴珺在新书《习惯就好》的首发式现场发表演讲时这样介绍自己,她不时带着职业的微笑,而在回忆姥姥、回忆纽约留学的艰辛时哽咽。

  2012年10月,与地产大亨王石同机的照片曝光后,田朴珺成为舆论焦点;而后担任电影《中国合伙人》的联合制片人让她又多了女强人的标签。田朴珺接受京华时报专访时坦言:“熟悉我的人知道,我是工作第一,男友第二。所以世俗的评价体系里,我可能不是一个成功的女人。”

  关键词 创业者

  没想写成功学教材

  投资房地产、成为电影《中国合伙人》的联合制片人,还有王石女友身份让田朴珺成为外人津津乐道的话题。33岁的田朴珺坦言,过去从来没想过会实现别人眼中的成功,新书也并非成功学教材,“我更愿意把自己定义为创业者”。

  2013年《中国合伙人》5亿的票房让初试制片人的田朴珺打开局面,被问从电影中拿到多少分成时,田朴珺讳莫如深地笑笑:“我收获更多是经验。”在多部影视剧中扮演角色但未能以演员身份“走红”,如今担任制片人的田朴珺却不打算为自己量身定做一个角色。她笑笑说:“我会有点不好意思,这还是看缘分,如果碰到合适剧本,有挑战有个性的角色,我还是会试试。但现在干吗不给年轻人一些机会呢?”

  谈合同,谈剧本,写专栏……工作占了田朴珺生活中的60%的时间,她透露每天平均只睡4个小时,“我有一个很不好的习惯,经常一想起工作就不分时间给人打电话,所以对付我最好的方法就是睡觉的时候手机关机。”

  关键词 心酸

  人生最大转折是中戏退学

  田朴珺称自己人生最大的转折并非是王石女友身份,而是2002年从中戏退学带给她的震动。退学原因是因生计所迫拍广告,逃课多门最终被劝退。“在中戏退学以前,我从小还算是独生子女宠着长大的,不会替别人着想,可以说,我以前是个非常自私的人。

  那次退学,给了我沉重打击,并不是哭、抹鼻涕,学校就能原谅你,这是给我最大的警醒和启发。但是,你年轻的时候摔的跟头越大,往往对你成长越有帮助。”

  2004年田朴珺23岁的时候,转入地产业,“我在地产业一做就是6年。那段时间,我坚信,我不是在给老板打工,而是在给自己工作”。田朴珺称这6年让她学会如何与人谈判,如何靠真诚获得信任,以及学会妥协,“我很怀念那时,经常嘴里含着沙子,在工地里吃盒饭;出差订不到酒店住澡堂子,我虽然辛苦,但却在脚踏实地活着”。

  关键词 王石女友

  对王石第一印象并不好

  2011年,事业的不安全感让田朴珺决定去纽约电影学院“镀金”学习表演。因为不安全感她哭过,怀疑过自己的选择,“但是我的性子里有很倔的地方,当我决定做一件事情的时候我会一根筋走到底,不会强调结果,而我一直都有一个演员梦”。

  在留学期间,田朴珺和正在波士顿哈佛大学念书的王石有了更多的接触,吃了第5顿饭时王石提出希望她做女朋友。田朴珺称那时王石对自己演员的身份开始并不那么高看,“他真正认识我是在纽约。他跟朋友说 我没想到这个女孩这么能干。对于大自然,我非常有冒险精神,但在社会上跟陌生人打交道其实我很害羞,羞于启齿要求别人,但她在纽约的一年让我学会怎么跟陌生人沟通 ”。

  被问是否和王石在长江商学院认识,田朴珺否认:“很早以前就认识,不是在什么所谓的商学院,如果把商学院当成婚介所,很多女性会失望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和商学院扯上关系了。”

  田朴珺坦言对王石的最初印象并不好,“因为他不太爱说话,那时候我觉得他是不是很高傲的一个人,熟悉后你会发现其实他只是很害羞,不会跟陌生人交流,他更像大学老师”。正因如此,田朴珺对外一直称呼王石为“王老师”,她表示王石最吸引她的优点是责任感、智慧、勇气。

  爱情安全感来自独立

  “没有人会相信我们田总比王石钱多,事实恰恰相反。”田朴珺的助理如是说。但问及两人身价的“真相”时,田朴珺说:“财富这东西不能用谁的银行存款多来定义,经历才是最大的财富。”

  王石女友的身份在田朴珺看来是双刃剑。“被动成为名人,给我带来过什么好处吗?我必须承认这点,以前我看一个东西觉得贵,朋友会说我抠门,现在他们会说,小田很节俭。”田朴珺强调,王石当初最看重的是她的独立,“物质上和精神上的独立,否则他不会和我在一起”。纽约留学时她贷款买房,自称仍是房奴,田朴珺透露王石并未掏钱,“他说认识我之前所有的广告费都会捐出去的,如果认识我之后广告费不捐别人会怎么说?”

  和王石在一起,田朴珺的安全感来自于独立,“其实当你足够自强、优秀的时候,你就不怕失去。你失去我是你的损失,你有这个信心的时候你什么都不怕了”。

  >>对话田朴珺

  我不是女权主义者

  京华时报:你书里说自己谈判开场语是直截了当说:“我的目标是什么,你的目标是什么,看看我们有没有共同点,不要浪费彼此时间。”职场上你属于强势的那种人吗?

  田朴珺:不是强势。中国人特别善于说我要这个杯子,但他其实想要那个茶叶。在游戏规则里找不到方向的时候,我发现简单方式就是直给。

  京华时报:为什么无论是新书还是今天的演讲你都强调“独立”二字?

  田朴珺:这是一个男权社会,当大众谈到一个女人的成功,常常是因为她找到一个成功的男人,而不是像男人那样用事业成功来定义自己的人生价值。但我不是一个女权主义者,我只是觉得今天这样一个时代,女性只有15%的就业率,女人出人头地太难了。

  京华时报:之前在专栏中你写“男闺蜜”,后来陈可辛方面做了澄清。这些会否让你有困扰?如何看和异性间的友谊这个话题?

  田朴珺:我的性格像男孩一样,我觉得男闺蜜理解问题角度是不一样的,会补充我的思想。但我不否认一点,有些男生可能跟漂亮的女孩是没有友谊的。男人总是这样矛盾,又如此的现实—希望自己老婆好管束,又生怕自己女儿嫁给别的男人受欺负,于是拿我做了教材。

  京华时报:从红烧肉事件,再到后来男闺蜜文章,以及和褚时健的合影,你如何看待这些争议和质疑?

  田朴珺:我一开始也不习惯被人议论,不习惯有人朝我泼水,别管是脏水、口水还是肥皂泡。你又不了解我,我不习惯我的生活由别人来下定义。红烧肉事件那会儿我想到了2002年退学时的自己,想到了当时输得那么孤独无助,摔得那么惨痛,那个时候我都能自己站起来,更何况这整整10年,我知道自己一路如何摸爬滚打过来,他人对我的评价有那么重要吗?我有什么理由让自己不快速习惯这种“不习惯”呢?

  京华时报:现在快34岁了,有没有考虑以家庭为中心,以及生孩子的问题?

  田朴珺:我没有特别认真想过,顺其自然就好。在它没到来的那一天,我都为我自己努力着。可能在很多人看来,现在的我是最不需要工作的一个女人,但是了解我的人知道,工作才是我最大的乐趣,工作第一,男友第二。所以世俗的评价体系里,我可能不是一个成功的女人。


发表评论

环球资讯网 Copyright © 

环球资讯网 Copyright 2011-2018 © All Right Reserved. 网站合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