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世界 从这里开始 www.hqzxnews.com

陈希我小说《我疼》首发 称疼痛需靠文学揭示

读书 2014-7-30 23:049940admin

  中新网北京5月27日电(上官云) 27日上午,“陈希我小说《我疼》首发式暨创作研讨会”在北京举行。作家陈希我在谈到新书的创作宗旨时直言,当今时代充满疼痛,必须靠文学揭示,而今天的纯文学写作就是,“我们疼痛,我们冒犯;我们写作,我们疗伤。”

  新书描写9个疼痛故事 陈希我:这个时代充满疼痛

  陈希我是著名先锋作家,已创作小说《我们的苟且》、《抓痒》等,五度获“华语文学传媒大奖”提名,部分作品被介绍道法、英、美等国家,著名翻译家尼克·哈曼曾表示,陈希我是自己最敬佩的中国作家之一,“他的小说直面最艰难的主题,勇敢而又直言不讳地描写了人类欲望的深渊。他的作品应该得到更多关注。”

  《我疼》是陈希我的最新作品,为《冒犯书》的姐妹篇。其中描写9个疼痛故事,包含女儿的疼痛、母亲的疼痛、丈夫的疼痛等等,几乎囊括了时代生活中各方面的疼痛经验。其中在《母亲》一章中,叙述了与每个人息息相关的人伦困境—当母亲被病痛折磨的尊严全无,生不如死之时,我们救还是不救?如何让弥留之际的亲人有尊严的走好?

  陈希我则毫不讳言的表示,这个时代充满了疼痛,必须靠文学揭示,而这种揭示必然造成对我们慵懒本能的冒犯,进而导致疼痛,“但只有确认疼痛,我们才不浑浑噩噩,才有存在感。所以,今天的纯文学写作就是:我们疼痛,我们冒犯;我们写作,我们疗伤。”

  评论家贺绍俊:他创作的是观念小说

  陈希我作品中有关精神悖论以及人生活中所处两难困境的揭示,在引发人们对诸多伦理问题的发问的同时使得学界开始对文学创作本身的探讨。中国作协副主席李敬泽在为《我疼》所作序言中表示,陈希我回应了中国小说的一个根本疑难,即精神叙事何以成立?当力图照亮我们的内心生活时,我们手里的“灯”在哪里?或者,当我们企图构建起一种内在、自省并富有逻辑的精神空间时,什么才是可用的资源和方法。

  著名评论家贺绍俊对此表示认同。他分析,陈希我在叙事中采用了一种极端的叙述方式,要借此把她对人生、社会乃至精神的忧思推到极致,这甚至是在考验一个读者的承受能力。贺绍俊称,他愿意把陈希我创作的这类小说归为观念小说,“他的好几篇作品都让我们感受到了一种精神的震撼。”

  此外,陈希我本人的创作风格成为到场专家的研讨焦点。北京大学教授陈晓明表示,陈希我堪称不折不扣的另类作家,从不玩弄叙事技巧,亦不从事灰色的语言实验,但他的小说就是怪模怪样,非同寻常,“他敏锐而执着,只关注生活最根本的问题,这样的写作纯粹、彻底。”

  中山大学教授谢有顺重点分析了陈希我写作的可贵之处,“他能够自觉地从这些快乐的写作人群中抽身而出,独自存在的黑暗旅程里艰难前行。”


发表评论

环球资讯网 Copyright © 

环球资讯网 Copyright 2011-2018 © All Right Reserved. 网站合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