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世界 从这里开始

河北五矿改制风波再起 原副总实名举报国资流失

新闻 2014-8-12 14:569020环球资讯网

       两起围绕着河北五矿的法律诉讼分别被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和石家庄新华区人民法院受理。

  转让之争

  河北五矿成立于1974年,原为央企,后划归河北省管理,改制前是河北省最大的经营五金矿产进出口业务的专业外贸企业。

  2003年,国企改制的浪潮在全国兴起,河北也不例外。河北五矿正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被推到了改制的风口浪尖。

  数据显示,河北五矿2002年至2004年期间3年的进出口额和主营业务收入都有大幅度增长,但2004年的利润总额却从连续盈利变成了亏损892万元,这一年也成为其改制的发端。

  2006年,河北五矿经评估后的净资产为-3318.76万元,同年,河北五矿整体产权在河北省产权交易中心以1000万元的低价公开转让,并且附加了竞买者业务量不低于原五矿业务量80%的转让条件。最终的结果是,河北五矿原副总经理杨群年等32位股东竞得了企业,注册了100%民资的五矿股份,杨群年为法定代表人。

  时隔8年,这一竞买结果遭到来自姚棋等8名原职工的强烈质疑,并诉至河北高院。

  姚棋等在诉状中称,2006年1月,河北五矿原总经理任会周受原告等39名河北五矿业务骨干委托参与竞买整体国有产权,按当时规定,只有这样的业务量才符合竞买条件,后便无人告知是否中标。直至2012年下半年,原告经查询河北省工商登记档案和交易中心的相关信息得知,早在2006年1月20日,任会周即与河北省外贸资产经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外贸资产公司”)签订了《河北省五金矿产进出口公司整体产权转让合同》,包括8名原告在内的39名河北五矿职工共同受让了公司整体国有产权,且随后办理了相应的产权交易手续。当年1月25日,交易中心出具了《转让成交确认书》,明确“将五矿的国有产权转让给任会周等39人,任会周等39人已支付转让价款,双方已经完成产权交割”,其中8人的共同比例为20.51%。此外,姚棋等8名原告还获知,2006年3月17日,杨群年在未经8名原告授权的情况下,通过与外贸资产公司签订《补充协议》,且用产权交易中心和主管部门的批准文件在工商部门办理了企业变更,注册成立了五矿股份。这份《补充协议》其中的重要内容为:“甲方(外贸资产公司)同意乙方(杨群年)由39名意向股东报名受让变更为32名自然人股东组建新企业。”但并未附录32名“新股东”名单,姚棋等8人不仅不在32人之中,同时也并不知情。由此,8名原告认为,正是通过《补充协议》的转让擅自剥夺了他们购买国有产权,侵犯了他们的相关权益,要求判令被告(杨群年)返还原告依法购得的国有产权及增值部分。

  按原告的估算,当年1000万元出让的企业,现已市值3.27亿元,按照20.51%的份额,他们应该获得6000万元的补偿,其中五矿股份作为案件的第三人应该对此承担连带责任。

  此案因被告提出管辖权异议,目前尚未进入实质审理阶段。

  姚棋被诉名誉侵权

  2014年1月,五矿股份以侵犯名誉权为由将姚棋诉至新华区法院。该案的缘起为某媒体在2013年底发表的一篇文章。

  五矿股份在起诉书中认为,文章中姚棋称其依法购买的巨额国有资产被以“狸猫换太子”的方式被无理剥夺,39人所代表的将近200名业务人员都是被侵权者等为不实言论。五矿股份认为,姚棋出于非法目的捏造和歪曲事实……,其行为已经严重侵犯了其名誉权,故请求法院责令被告停止侵权,消除影响,赔偿损失。

  姚棋认为,虽然杨群年个人持有五矿股份公司高达53.55%的股份,但也不能把他个人和五矿股份公司划等号,姚棋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责的是杨群年而非五矿股份,现在由后者来主张名誉权,明显混淆了诉讼主体。

  日前,该案也因管辖权异议未进入实质审理。

  现为河北隆盛金属矿产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的姚棋接受中华工商时报记者采访时说,现公司的业务主要就是帮助外贸资产公司追债,两家签署了“追债协议”,正是由于目前所从事的工作,才使他有机会接触到了河北五矿改制时的原始材料,从中发现了大量国有资产流失的问题。

  姚棋列举了他认为在河北五矿改制时被藏匿乃至被侵吞的五类国有资产:一是四处未列入公司资产清单而直接藏匿的国有资产;二是利用国家允许改制企业移交“账销案存”债权的机会,将不是公司的债权冒充公司债权移交出去;三是对应该评估的资产不评估,进而藏匿国有资产;四是直接利用虚列应付款的方式藏匿国有资产;五是对可收回的债权拒不收回,谎称对方已经资不抵债,致国有资产流失。

  在第一项中,姚棋列举了京都高尔夫会员6套别墅、深圳两处房产、秦皇岛近10亩土地等改制时未列入资产评估的国有资产。

  姚棋告诉记者,仅就他目前掌握的有账可循的国有资产损失就已高达7000多万元。许多证据是委托律师取得。记者注意到,在姚棋列举的每一项损失背后都附上了较为详尽的原始材料。

  为核实情况,记者专门来到了位于河北五矿大厦的五矿股份所在地。办公室主任李世江告诉记者,五矿股份及杨群年不接受记者的采访,公司会通过法律渠道解决纠纷。

  在外贸资产公司,相关负责人接待了记者,表示还是第一次听到有关情况,会向领导汇报。当时改制的账目均未在外贸资产公司保存,按当时的规定,都是委托中介机构进行审计,但一旦发现问题会追查到底。

  记者试图联系当时负责河北五矿下属公司审计的会计师事务所——阳光会计师事务所了解情况,但被告知该事务所已注销。几经周折,记者才找到当时该会计师事务所的负责人,但因掌握信息不完整,她也无法佐证姚棋通过调查账目所提出的疑问。

  据了解,时任河北五矿总经理、改制主要负责人的任会周已远赴美国定居。记者拨打他的手机,听筒里传来的也只是一阵空旷的铃声。

  日前,姚棋已就河北五矿国有资产流失问题向有关部门实名举报。

  事件进展,本报将继续关注。

    (来源:中华工商时报  


发表评论

环球资讯网 Copyright © 

环球资讯网 Copyright 2011-2018 © All Right Reserved. 网站合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