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世界 从这里开始

最新!快鹿及东虹桥担保因涉嫌集资诈骗被立案调查

财经 2017-5-4 16:421960环球资讯网
最新!快鹿及东虹桥担保因涉嫌集资诈骗被立案调查

(原标题:快鹿及东虹桥担保因涉嫌集资诈骗被正式立案)

中金社 2017年5月4日消息,最新!快鹿及东虹桥担保因涉嫌集资诈骗被立案调查。

媒体报道称,继“金鹿财行”及“当天财富”因涉嫌非法集资被立案后,据投资人爆料,快鹿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快鹿集团”)和东虹桥融资担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虹桥担保”)均因涉嫌集资诈骗,目前已被上海市公安局长宁分局经侦支队立案。

最新!快鹿及东虹桥担保因涉嫌集资诈骗被立案调查

投资人提供的立案告知书显示,投资人于2017年3月3日向上海市公安局长宁分局经侦支队举报快鹿集团涉嫌集资诈骗一案,经审查认为符合刑事立案条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七条规定,已决定立案。同时,东虹桥担保也同样被立案。

投资人报案发生在今年3月3日,彼时,快鹿债权人TM发布消息称,上海快鹿投资集团、上海东虹桥融资担保股份有限公司等公司的涉嫌集资诈骗的报案已被上海市长宁区经侦受理,并配发了两份警方接报的回执单。

时隔两个月,快鹿集团和东虹桥担保最终被立案。

而在去年9月,长宁公安分局官方微博晚间发布案情通报,表示长宁公安分局对“金鹿财行”和“当天财富”两家单位立案侦查,并对相关责任人依法采取强制措施。当时有投资人呼吁东虹桥担保等快鹿集团旗下其他有资产的公司一同立案侦查,不过,当时办案经侦人员表示,因为东虹桥担保没有涉嫌违法占有资金,不构成犯罪,所以无法立案侦查。

对投资者最好的消息就是,东虹桥担保目前仅有的快鹿集团的一些核心资产可以被用来兑付。

据媒体此前报道,在2月份曾报道,根据最新的维权群中的声音,主要矛盾是投资者的诉求,希望除了金鹿财行和当天财富之外,把东虹桥担保等快鹿集团旗下其他有资产的公司一同立案侦查。

但是办案经侦人员表示:因为东虹桥担保公司没有涉嫌违法占有资金,不构成犯罪,所以无法立案侦查。

而当时,“新婚”的施建祥也在春节发声,主要还是否认了公司总资产审计所得的43亿,而是超过200亿。另外施建祥称自己是被冤枉的,依然寄希望于专业团队重建快鹿系,恢复融资造血功能。

最后附上内幕君上个月对于快鹿事件最新进展的一篇旧闻,这也说明快鹿集团的投资者的努力也得到了回报。

快鹿事件惊人进展:业务员佣金已追缴100余万,东虹桥担保股东14年就已退出

根据快鹿投资者维权群传出的快鹿事件最新进展,市经侦总队蔡队长、长宁打非办徐主任及曹警官一起介绍了几个关键点,信息量比较大:

1、国际刑警组织己经于2017.1.9日正式向各成员国发布施健祥红色通缉令,国际刑警组织美国中心局反馈,施建祥已于2017.2.7日离开美国;

2、东虹桥担保的股东早于2014年就已经退出(有快鹿的协议证明),但是当初施建祥以保留工商注册登记为条件,对股东做出退还股份资金的行为;

3、涉港资金,经侦确认非快鹿直接支付,主要也是经过珠海的一些个人和公司帐户进行移转的。现已查明大中华金融快鹿应该持有46%的股份。这些赃款存在境外代持操作的情况,对司法确权追赃有一定影响。不过,境外代持人因为需要到场方可处理,暂对资产流失无碍。对于主要涉案人员邵永华,经侦总队已经敦促他尽快协助司法办案,如一再拖延,将对其采取相应措施;

4. 去年特兑情况徐琪和董荣是最“清楚”的。但明确说,至于外面传言的政府内部人员参与特兑,仅仅是传言,没有事实依据。原玖那里负责人赵沼也在特兑名单里,现已经被刑事拘留;

5.截止现在快鹿事件共拘捕70余名涉案嫌疑人,其中业务员追缴佣金100余万元,这个数字每天都在增加,。目前只有郑洋愿意主动退陪非法所得,韦炎平和黄家骝都以个人借款为由,将责任推至施建祥身上。从某种意义上讲,似乎是一种串谋行为。至于个人或企业代持,善意取得,地下钱庄,复杂的资金转移程序(快鹿下设至少70-80个空壳公司),的确对经侦追赃设置了障碍。

我们再来回顾一下快鹿事件经过

快鹿事件起因在于,电影《叶问3》的院线曝出诸多问题,诸如卖出了大量电影票却无人观影、异常票价、短时间内连续排片等被曝光。随后据媒体揭发,“快鹿系”主导了叶问3的一系列运作,等待最后的“高票房”来点爆这场资本盛宴,也活络资金链还本付息,叶问3曝出问题直接导致快鹿资金链出现问题。

2016年3月底,快鹿系(上海快鹿投资集团),包括当天财富、金鹿财行均出现兑付问题,并宣布暂停兑付。原董事局主席施建祥因身体原因辞职,其他高管也基本离任。随后,徐琪进入快鹿管理层。

徐琪“三进三出”

徐琪在4月6日接替因病请辞的施建祥出任董事局主席,但到了6月15日,徐琪通过社交媒体发布了一份辞职报告,指责时任快鹿执行总裁、东虹桥担保董事长黄家骝阻碍其资产处置。

6月22日,事情有出现反转,徐琪在施建祥的授意下重新回到快鹿集团,并召开发布会,宣布组建了投资事件管理处置委员会“七人小组”。

到了6月30日深夜,快鹿官网又发布人事变动通知,徐琪被免去在集团的一切职务,原金鹿财行董事长韦炎平担任董事局主席。

而后事件再次反转,7月3日快鹿召开媒体发布会上,施建祥在视频中表示,明确徐琪为董事局主席,来完成所有投资人本金的兑现,而会上公布文件也显示,韦炎平被免除职务。

而随后又发生反转,7月,快鹿集团发布《关于快鹿投资事件管理处置委员会代表变更的通知》称,从今日(7月26日)起免除徐琪先生上海快鹿投资事件管理处置委员会一职,改由张蕾女士替代徐琪先生原先在上海快鹿投资事件管理处置委员会代表的职务。随后,消息称,徐琪进入国维财富集团任职。

2017年年3月底,快鹿集团总裁张蕾等现任管理层现正式提出辞职。随后徐琪通过直播平台与投资人沟通时确认,自己将重新出山回到快鹿。徐琪表示,快鹿此前经营、资产处置和兑付工作的总协调人张蕾已经在几个星期前提交辞呈。施建祥与其多次沟通,希望重新组建管理层,请其再次回归快鹿集团负责总体工作。徐琪称,目前正在办理手续,其任命已经得到股东们、经侦、政府的认可。不过,徐琪的说法遭到了不少投资人的质疑。

伴随着徐琪的进进出出,投资人对其质疑一直不断。在去年8月,徐琪被指私吞快鹿的6000万,买通财务,悄悄地给自己开了120万的工资。据称,收到钱后,徐琪与妻子立即购买了一辆价值400万的豪车。徐琪回应称,“所有这些都是谣言。有证据那就告我啊。”

最新!快鹿及东虹桥担保因涉嫌集资诈骗被立案调查

此外,即便在已经离职快鹿后,徐琪并非完全避开快鹿。去年11月,徐琪发布公开信表态愿意回归快鹿并不拿一分钱工资来帮助快鹿的兑付工作。在快鹿投资人中,广泛传播者一份录音和疑似徐琪的聊天截图,在录音中,疑似徐琪的声音表示,“现在是个机会,调整投资人的心态,调整到能兑付多少就兑付多少。”他还表示“投资人要做到的一点就是能拿到多少算多少,你们要感恩戴德。”录音中,“徐琪”还表示,“快鹿能兑付到50%已经谢天谢地了”。(快鹿债权人整理录音的文字实录)

最新!快鹿及东虹桥担保因涉嫌集资诈骗被立案调查

施建祥行踪扑朔迷离

在快鹿危机爆发后,快鹿的实控人施建祥一直在海外。4月19日,接替施建祥出任快鹿集团董事长的徐琪发出公开信,转达施建祥向社会各界和投资者的致歉,表示之前在管理上存在的重大过失,希望得到投资人、政府和社会的原谅。

12月,微信自媒体“溫哥華公眾號”曾爆料称,去年6月,施建祥到了温哥华,并和一位来自上海的1983年出生的女子登记结婚。随后,该自媒体公众号再次爆料,称20万快鹿债主已于12月7日向加拿大驻上海领事馆致函,要求引渡施建祥。

最新!快鹿及东虹桥担保因涉嫌集资诈骗被立案调查

在去年11月,徐琪发布公开信,呼吁快鹿实控人施建祥回归,徐琪在信中称,施建祥只有完成投资人的兑付才能避免司法的重罚。

今年3月,有消息称,施建祥在加拿大签证到期,已在美国。

据快鹿投资者维权群传出的快鹿事件最新进展显示,国际刑警组织己经于2017年1月9日正式向各成员国发布施健祥红色通缉令,国际刑警组织美国中心局反馈,施建祥已于2017年2月7日离开美国。

另据啃金融报道,施建祥之所以在加拿大结婚,那是因为他在加拿大签证快到期了。此外,施建祥还在当地投资了一家企业,试图通过投资移民到加拿大,不过事情并没有他预想的那么顺利,他投资的是一家壳公司,目前施建祥正在美国打官司,他要起诉那家加拿大骗子公司,以及把他婚礼曝光的公司,他认为侵犯了自己的隐私权。

现金流枯竭

兑付危机发生后,去年4月6日快鹿就宣布了一份兑付计划。据《第一财经日报》报道,快鹿集团人士称,兑付工作将在2016年7月1日、最迟10月1日启动,全部兑付将在2018年3月31日前完毕,所有兑付延迟期不会超过产品合同兑付期后的14个月。

同样在4月,徐琪公布了一个50亿元的资产包,包括了对外投资,房产,债券三大部分,准备出售给第三方用户,从而获得现金支付给投资者。

不过,显然兑付工作进展并没有那么顺利。5月份,苏宁众筹就和快鹿集团发生资产纠纷,苏宁众筹要求处于危机中快鹿兑付4050万《叶问3》的投资款项,并且请求法院抢先扣押了快鹿的一部分资产,弥补自己的损失。

徐琪先声称资产包是120亿不是50亿,快鹿完全有能力支付。但随后几个月,快鹿兑付的情况可谓扑朔迷离,徐琪也上演了上文所提到的“三进三出”的闹剧。

7月份,快鹿集团发布公告称,从6月30日起,正式开启特兑绿色通道。对老、弱、病、残及有紧急特殊情况需求的客户恢复兑付。不过,在7月12日,快鹿集团在官网发布《关于调整特殊兑付工作的公告》,公告称将暂停目前的“特兑”方式,将其统一纳入到正常兑付的渠道中。

9月13日,长宁区公安局立案对快鹿集团的“金鹿财行”和“当天财富”涉嫌非法集资展开调查,并对相关责任人依法采取强制措施;同时,公安机关最大限度地追缴涉案资产。

11月16日,快鹿公开了自己的兑付情况。公告称,快鹿公司在9-10月份兑付了3-4月两个月的应付款项,但是总体上,快鹿的付款进度不到5%。

11月28日,快鹿集团官方微信发布消息称,将启动11月的兑付工作。而到了年关时节,兑付再次出现问题,有投资人称迟迟未收到兑付款。

今年1月,微信公众号“快鹿债权人联盟”发布消息称,截至1月13日,快鹿向相关部门汇报,已经兑付2.2亿元,剩余的逾1.5亿元将在大年夜前夕(金融虎注:1月27日前)全部兑付完成。此外,快鹿2017年新的兑付方案会在1月26日前公布,并会同时公布快鹿的资产审计报告。

不过,兑付方案并未按时给出。直到2月6日,快鹿集团在官网上公布2017年兑付方案,从按月兑付一次,调整为基本按每季度兑付一次,兑付比例视变现进度,不设具体目标,所有投资人兑付比例保持一致,实际兑付已超过兑付比例的投资人自动暂停兑付。

公告同时披露,快鹿集团及关联公司、关联人员名下各类资产价值约为43亿余元。另外,2014年以来,集团实际控制人施建祥将25亿余元通过相关渠道汇往境外,并以多名关系人名义投资境外上市公司股权。在快鹿集团发生危机后,相关股权均已被转移或变现。

2月12日,快鹿债权人联盟、快鹿债权人TM公众号发布消息称,近千名债权人到市政府信访办参与维权,据检察官披露,快鹿案件总共牵涉债权人7万余人,现今未兑付人数为3万余人,金鹿当天两大平台未兑付金额为131亿左右,中海投未兑付金额为1.9亿左右。

3月3日,快鹿债权人TM发布消息称,对上海快鹿投资集团、上海东虹桥融资担保股份有限公司等公司的涉嫌集资诈骗的报案已被上海市长宁区经侦受理,并配发了两份警方接报的回执单。

3月底,快鹿集团总裁张蕾等管理层正式提出辞职,该辞职报告中指出,截至2017年3月22日,已兑付7亿多元,公司现金流已经枯竭,兑付被迫停止。

4月7日,“快鹿债权人TM”今日发布的最新消息显示,截止目前,快鹿事件已拘捕70余名涉案嫌疑人,其中业务员追缴佣金100余万元。消息还显示,关于施健祥红通问题,国际刑警组织己经于今年1月9日正式向各成员国发布,并且各成员国都已收悉。

资料显示,此次被立案的东虹桥担保为一家融资性担保公司,成立于2012年8月,法定代表人黄家骝,注册资本5亿元,上海快鹿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为东虹桥的主发起人,认缴出资额1.95亿元,持有39%的股份。东虹桥主营贷款担保、票据承兑担保、贸易融资担保、项目融资担保、信用证担保等融资性担保业务。东虹桥的其他股东还有上海鹏欣集团、上海九城置业、陈晓、上海长宁建设工程总承包有限公司、杉杉控股、上海长宁国资经营投资有限公司、陈蓉、上海中路集团等。

东虹桥担保是快鹿系的一家重要公司,快鹿许多业务都由东虹桥做担保。在快鹿兑付危机发生后,东虹桥担保也卷入其中。

去年6月15日,徐琪发布辞职报告,指出有公司的项目负责人“强力刁难质疑”资产处置,并表示自己“走投无路”,才选择离开。同时流传在投资者群的一封投资者致快鹿集团的公开信,则直接指责快鹿集团执行总裁、上海东虹桥融资担保股份有限公司黄家骝在快鹿兑付危机中无所作为。

在快鹿方面15日下午14时20分左右举行的投资者见面会上,已经辞职的徐琪突然现身,当着在场的近500名投资者的面公开指责黄家骝是“搅局者”。而黄家骝则针锋相对指出徐琪透露公司内幕,是违法的。

6月17日,黄家骝宣布辞去上海东虹桥担保公司的董事长职务并退出快鹿集团一切事务。黄家骝表示其辞职的原因是:“相关投资人及快鹿公司现决策者误以为是本人阻扰了兑付方案的实施,故在本月15日的见面会上,已发生针对我人身的暴力伤害。”

如今,快鹿集团和东虹桥担保均已被立案,投资人能拿回多少钱?涉案人员会如何处理?金融虎将保持关注。


发表评论

环球资讯网 Copyright © 

环球资讯网 Copyright 2011-2018 © All Right Reserved. 网站合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