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世界 从这里开始 www.hqzxnews.com

UC内容说 和蔡康永同台是怎样一番感受

娱乐 2016-8-26 18:0314060环球资讯网

{原创:2016-8-24黄小姐(黄佟佟)}

很久之前,我在杂志社工作,一周要报一次选题,那时赵赵老师还不是编剧界的大拿,还是我们北京站的同事(我一直很喜欢赵赵,因为她有一种直抒胸怀、勇敢放撇的劲儿,是我永远的向往),有一次她报某个年轻女歌手的题,估计是犯懒,对于采访这个女歌手的理由是——“曾和臧天朔同台演出”。

当时差点把我们所有人笑趴下,后来,曾和某人同台演出就变成了我们内部一个讽刺人的梗,意思是那些实在没什么好说的成绩而又要强行上位攀龙附凤的行为……

但是这一次,我决定把这个梗用在我身上,因为本人的履历表上终于也可以写上一句:曾和蔡康永同台演出了……是的,8月23日,在全新UC与媒共舞,十二年升级启航的发布会上,黄小姐真的和蔡康永同台演出,有图为证。

▲这次去的大咖不少,还有自媒体界的吴彦祖关八会长马睿,按理说外貌协会的黄小姐应该要森森纪念一下她与会长同台,但是她毅然选择了康永哥,说明她的内心是还是没那么爱看脸的……

简单用人话介绍一下这次活动:大家都知道原来UC是一个牛叉浏览器,现在呢,UC依托阿里大数据,正式由浏览器升级为大数据新型媒体平台,并衍生出独立资讯应用“UC头条

蔡康永登场时精气神颇足,黑西装白裤子,额前一络白发,讲话滴水不漏,大v五月散人是这么评价他的:

我特别喜欢蔡康永,说起来,真的有十几年,甚至早在《康熙来了》之前(出道早有出道早的好处,我还采访过没有主持《康熙来了》之前的小S,她本人超平实)。

为什么喜欢他,不是因为他主持得好,而是因为他的文章写得很好。

十来年前,在某个小众的亦舒论坛里,有网友一篇一篇把他写的文章贴出来,有一篇疑似是写金城武的,有一篇疑似是写张国荣的。(我斗胆把这两篇转载一下,版权属于蔡老师,大家如果想看,可去买书,书名叫《那些男孩教我的事》)

▲书是2007年出版的,里面还有同系列的插画,现在看来整个画风都很不“蔡康永”,但却看得出书中都些美的男孩子(请带入2007年的平面设计审美)。

第九十七号男孩

明星常是好看的,但好看的程度,总还维持在一个合理的范围之内。

即使以我的工作、需要接触到那么多的明星,大部分也还是在这个范围之内。有的明星即使非常好看,但一旦他察觉了自己的好看,对自己的好看存了使用之心,那他的好看就会降级,并不会流失、耗损,只是降级,从纯金变成镀金,那种降级。

奇特的是,一样的事情,发生在女明星身上就没什么问题,卖弄风情的女明星常常还是很动人,可是发生在男明星身上,就会严重的降级。这里讲的是原理吗?不是,只是我的偏见而已。只是我许多偏见中的一个而已。

然而,男明星有可能对自己的好看,都不察觉吗?很难吧。环绕着一个明星所发生的每一件事情,都在宣示他外表的特色,“我一点都不觉得自己好看”这种话,主要是明星用来安慰那些对自己的丑、感到灰心的影歌迷的吧。

作为男明星的他,却是一个特例。

他的帅,是吓死人的帅,是在我所说的那个合理范围之外的帅,是非地球人的帅,也就是说,如果有一天我们发现某种外星人是以好看为存在条件的,那么他就是那一组的外星人。

具备着这样震慑之美的大明星,当然没有立场说什么“我一点都不觉得自己好看”的屁话,说了也只会更伤害丑人的自尊而已,完全没有安慰作用。

可是,他有一种自在的存在方式:他对自己的美,无动于衷。

像是树对自己的树荫无动于衷。

他对一般人因他的美而感受到的震慑,也无动于衷。不像有些明星有时会对自己长得美、压迫到别人,而露出抱歉的表情。

他不会,就像树对于坐在树荫里的人,也不会露出抱歉的表情。

他想要自己当导演,他的老板找我去陪着他想故事,想个他可以当导演去拍的故事。

我听他讲了几个他想出来的故事,都很普通,聊都不值得聊。每一次见面,都还是觉得他的光芒夺目,但我也必须谨记我的任务,不能对他想的故事放水。这使得我们的关系有一点紧张。

有一晚,我陪他聊故事聊到快十二点,他说要开车载我出去兜一圈,于是坐上他的车。

“我不是很聪明的人,对吧?”他说。

“看你要跟谁比。”我说。

他从方向盘上的照后镜里,看了我一眼。

“我现在再讲一个故事,这故事也是我想的。如果这故事还是很烂,我就放你走,你不用再管我了,这样好吗?”他说。

我没讲话。我心里是同意的,但讲明了就不太礼貌。这个人物太古怪,我要长时间被他的荣光照得头晕目眩,又要听一个接一个的烂故事,实在有点折磨人,中止任务也是解脱了。

他开始说故事:

“三个同学,大家公认,全校长得最好看的三个同学,两个女生、一个男生,约好了放假要一起开车去旅行,把整个岛绕一圈的那种,开很多天车的旅行。”

“嗯。”我点点头,心里想大概又是一个三角恋爱的故事。

“车上还有一个空位,他们决定再邀一个同学加入。结果,他们邀了学校一个长得最丑的男生。那个丑男生当然很惊讶,又很感激,学校最好看的三个同学,竟然愿意邀他一起旅行,他很紧张,可还是答应了。”

“嗯。”我应了一声。这故事好像要往惊悚的方向发展了。

“他们四个人,就开车去旅行了,旅行了两天,大家都很快乐,玩得很开心。”

“嗯。”我又应了一声。

“第三天早起,他们继续开车上路,快要上公路之前,忽然有一辆大卡车冲出来,把他们的车撞翻了,四个人都摔到车外,躺在地上。”

“后来呢?”我问。

他把车停到路边,停好了车,脸部还是朝着前方,继续讲。

“他们四个人被送去医院急救,结果,只有一个人活下来。”他说到这里,停了一下。

“四个人里面,只有那个丑的活了下来,另外三个好看的,都死了。”他说。

“噢。”我很意外,不知道这个故事要怎么演下去。

“那个唯一活下来的丑男生,就在医院里一直哭,一直哭着说,‘为什么是我活下来?’,‘为什么是我活下来?’……”

说到这里,他忽然哽咽了,他把头埋在方向盘上,啜泣。

我永远都不会想到,我会从一个绝世容颜的人嘴里,听到这样一个故事。

▲很疑似,疑似到几乎能看到金城武伏在方向盘上哭,既然他不在意自己的绝世容颜也就不在意故事里好看的人都死掉——他不要好看,他要当导演呀蔡康永老师!

第九十八号男孩

有一天,接到一通电话,口音很香港,语气有点揶揄、有点居高临下,对方报上名字,我有点意外,那名字,是香港的大明星。

他在电话里说,他人在台北,而他的朋友指定我接待他。他说他想去很特别的地方,香港没有的地方。

我决定带他去公园见识一下。我带他进了公园,找了个树影中的座位,阴影很重,不逼近二十公分内,别人绝对看不出来是他。

他很乐,两手揣在口袋里,不停“嘻嘻”笑着,观察此起彼落、你进我退的小仪式。接近半夜十二点时,公园广播响起冷酷的女生,叫大家出去,说公园要关门了。他听得更乐了,一直夸这个录音的女生“够无情”。

我带他出了公园,在路口埋伏好,让他见识十二点整公园锁门前,有多少人会从公园涌出来。当他看到形形色色的男生三三两两如河水四三分岔、漫入土中时,他又一直称赞:“哗,好多人。”

看了两个钟头,他说可以了,于是我要陪他回饭店,他说饭店房间没有好音乐,他不要回饭店。于是改成我带他回我家。进了我家,他望向窗外,喃喃自语:“月亮呢?刚才在公园里的月亮呢?”

我放了音乐,倒了酒,然后叫他躺在靠窗台的沙发上,透过窗子向上看,就可以看见高挂的月亮了。他躺上沙发后,分我一个垫子,要我也躺在沙发旁的窗台上,这样他就可以看着我,跟我聊天,又同时可以看见我背后的月亮。

我只好顺从的把窗台上的盆栽植物一个一个移开,乖乖躺上窗台。窗台其实有点窄,我躺好以后,望着他,跟他说这样有点危险。我如果往后翻,可能会翻出窗户,掉到楼下去,死掉。

“我一定会抓住你,我不会让你掉下去的。”他看着我,脸上似笑非笑。他又补了一句:“我发誓。”

那晚,我当然没有摔到楼下去。

第二天,他就回香港了。之后,我们没有再通过电话、也没有再见过面。

后来他就跳楼死掉了。

当我想起那个夜晚的时候,我就会随便找个窗边的沙发躺下,让月光照在我的脸上。

我会一直看着月亮,一直看,直到月亮太亮,我把眼睛闭起来。

▲我们好像都能肯定这个抓马少年是谁,好开心他曾经那样逛过公园,看过月亮。

说真的,我记性不好,很少记别人的文章,但蔡康永这两篇文章一直深深的印在我脑子里,真想写得像他这样好啊

那个时候的我,立志写我们这个时代关于明星的文章,采访也好,侧记也罢,可是当时的大陆,几乎没有范文,是看了这两篇文章,我才知道关于明星的原来也可以这样写,平视的,冷静的,不挖苦,不腹黑,就把他当成人来写——尽量去理解他人,这难道不是每一个书写者应该做的么?

但这个道理没有人说过,这就是蔡康永老师对于我的特殊意义,在写明星这块领域,他绝对是我人生的灯塔。

后来,他就越来越红了。

我庆幸我没有喜欢错人,在那么多集的《康熙来了》,他像一个陪衬,像一个捧哏,但事实上,我们粉丝都看得出来,他是定海神针。

▲晕倒也好,忘词也好,康永都会扶住小S的。蓝小姐作为小S的粉丝,也表示感恩。

他的价值观,他对人与事的把握,他的分寸感,他的是非黑白判断,他的世家子弟的气场就完完全全就像水一样浸润在肤浅的娱乐节目里,让这节目不至于太折堕,而且总是可以去到某个位,让人有一种余音袅袅的韵味——我猜,这大约就是某种文化的加持。

失去了蔡康永的小S,虽然嘴硬说没有他也能行,事实上,行不行?大家有目共睹,还真的是有点不行(蓝小姐别打我),所以文化这东西吧,恰似那汤里的一点盐,喝得时候不觉得,但真没有就少了味道吧。

而失去了小s的蔡康永,仍然是蔡康永,抛开台湾那个小小的市场,游走广阔的大陆市场,在奇崛的两岸风云屹立不倒,在不同的语境里穿梭自如,也只有康永哥能做到,我最佩服的是他居然在奇葩说里真情流露,悍然出柜,和高晓松马东又搭成了又一轮CP,成就了另一个搭子,容我说一句,一个真正有料的人,是在哪里都能改变空气的组成部分。

就算是这一次,即算只是在一次商业的会议上,他也仍然是那个最会圆场子,最懂得分寸,却仍然没有放弃自己观点的人:

比如他赞同关八创始人马睿的服务精神,但仍然会轻轻地点一下他的穴,拿他管客户叫爸爸开涮,这个时代的孩子百无禁忌,管粉丝叫小老婆管客户叫爸爸叫妈妈是种幽默,但在老派人的世界里还是会略有不惯,注意康永哥的态度,不是反对,而是觉得有趣,而且可以讨论。

私底下的蔡康永,并不好打交道(黄小姐采访过他,可以点这里看旧文),他是有威严的,也是有距离的,他熟悉你们这些记者的套路,也不屑于讨好你,当然他也不需要。

http://v.qq.com/x/page/p03232pffff.html

好在,做为一个暗粉加记者,我也没有指望过他nice,怎么说呢?真正的粉丝就是希望他去做自己。

如果你问我和蔡康永同台的感受,是这样。

有一个非常著名的段子,45届金马李安和青霞一起登台,李安对林青霞说:“今年我来支持金马奖最主要的动机是能和你站在一起颁奖。我知道今天是熬出头了。”

我当然不敢自比李安,只敢想起那个没什么好说的只能提与某人同台的那个小歌手,我想说的事情是这样的:很年轻的时候你会喜欢一个人,欣赏一个人,当你有一天能够和这个人站在同一个舞台上时,内心还是会非常非常安慰的,那种感觉就是你会觉得一切努力都是值得的,梦想仍然可能实现,这依然是一个可以发生奇迹的世界。

——— 同场加映 ———

在听完黄小姐介绍“蓝小姐黄小姐”只有十七万粉丝,打开率平均五万之后,康永哥说了这么一段感想:

http://v.qq.com/x/page/p03232pffff.html

▲是的,要有自己的坚持,要有自己的品味,要推广告,要做自己,康永哥,我们get到了。

谢谢蔡康永,谢谢UC。


发表评论

环球资讯网 Copyright © 

环球资讯网 Copyright 2011-2019 © All Right Reserved.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