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世界 从这里开始

林秋璇:师恩钊《北国岁月》等新作赏读

文化 2014-11-27 16:1710260环球资讯网

有一种胸怀,可以孕育百川;有一种笔触,能够撼动山河;有一种面貌,可以唤醒时代!当代著名北派山水画家师恩钊正是一个用饱醮着民族深情的笔触,别开生面地描绘祖国壮丽山河的集大成者!中国山水画,自大小李、荆关董巨、李成范宽、刘李马夏、大痴黄鹤,黄宾虹、李可染屡经变革,各成体式。然而我们在自豪于前人笔墨的同时,惊喜地发现,继历家变革之后,当代画家师恩钊,凭借充满激情与自信的笔墨以一种大胆地创想举起了新时代北派山水画的大旗,成为时下画坛令人瞩目的热点!

师恩钊数十年来,在翰海琼林中笔耕不辍,致力于探索中国山水画更加完善和精炼的表现语言,终于在传统和创新的坐标轴上探索出了新的方向。他的山水画有别于江南山水的温婉和妩媚,凸显出北国山川的雄强与刚劲,流露着画家拥抱自然之后对河山对时代无限的爱。北方山水的奇峻、险秀、雄浑、壮丽在有限的尺幅中开拓出无穷的视野,既恢弘恣肆,又精妙有余。这得益于他对山石、飞瀑、林木、流云、险壑深入的理解和独到的塑造。他博通古法,又神游妙造,还天衣无缝地将西洋画法融入画中,重建了中国山水画新的秩序,启迪性地开启了一扇巨匠之门。

品读师恩钊的作品,我们可以感受到精神的回归和豪情的绽放。他无数次立足千山,壮游世界,用激情的画笔书写奇峰峭壁、危峦平坡、悬泉飞瀑、雾霭流岚。他用所有的真情去与造化对晤,远取其势,近取其质,然后唯美地表达出对大自然由衷的眷恋。他从不对山河作简单的再现或刻板的描摹,而是在神与物游当中把最为精彩的一瞬扑捉到画面,再现画家胸中的丘壑。所以他的画常读常新,惊神骇目,让人击节称叹!

《北国系列》就是师恩钊与天地精神相往还中迁得妙想的神来之作。他以北方十座名山为题材,用点石成金的笔触书写豪迈磅礴的山川之美。古人天人合一的哲学观,历来把自然山水视作人类赖以栖息的精神家园,而千山万壑之中,足以称雄者,五岳以外当推北方的燕山、天山、昆仑、祁连与长白。师恩钊遍访名山之后,以排沙简金的艺术眼光,把北国名山归纳到一个审美系列的范畴。然后用娴熟的笔墨技法勾勒出山的“形”与“态” ,把大山大水的表里关系用笔墨的语言恰到好处的表达出来,使之赋有一种生命的姿态。所以,每每对视师恩钊的作品,都有一种与大自然的眼神暮然交会的感触。除此之外,师恩钊还是一个善于整合视觉空间的高手,他很善于寻找绘画的立足点,他常常用俯仰远近多变的的“镜头”来摄取山川的风华神魄。这样,整幅画面顿时就有了“广”而“阔”,“深”而“远”,“雄”而“奇”的视觉张力,这种具有时代性的表现方法,较之以往的“平远”、“深远”和“高远”又多了几层意味!师恩钊的《北国系列》,每幅的立意、视角,构图、设色等都个具特色,既统一在系列组画之中,又有丰富多变的不同面目。他的画大处恢弘,细处丰满,他把书法用笔引用到绘画中,使每一根线条都散发出自然的属性,轻、重、缓、疾、干、湿、浓、淡的交织互动中演绎出丰富的笔墨效果。点、线、面、黑、白、灰到了他的画面里都成为充满悟性的表情达意的符号!在设色上,他时而轻施薄染,点到为止;时而重色浓施,却又“色不碍墨”。他的画读起来清正而典雅,浓烈而大气,灵动而肃穆,雄阔而苍莽!

在《北国系列》这一系列组画中,师恩钊用史诗般的笔法为北国的大山传神写照,使北方的十座名山屹然矗立,各具风神,丹青流芳。

继《北国系列》之后,《春山系列》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问鼎画坛。春潮同思绪一起翻涌,洪音与时代共同鸣响!画面流云横渡,关山雄沉,峥嵘万仞,浩气徘徊。它以势拔五岳,拨云回日之气象告别古人山水淡雅、婉媚之风,大有振陈年颓势之功!

《春融》的一抹新绿,掩映着春的寄望,悄悄告别沉寂寒冷的皑皑雪山,复苏着落雪回风之后最初的春意,萌动着第一缕盎然的气息。《春风》风起云涌,云潮澎湃,一任千里,翻涌着新时代不可遏制的自信和豪情!《春动》云气蒸腾在山谷间,激荡出万千生机,律动着春天充满朝气的脉搏,仿佛一个民族精神振奋之后的第一声呐喊,打破无边沉寂。《春光》平湖浅滩、流光泄洒,轻烟薄雾与绿树琼花、危峰险壑相辉映,一派清新气象跃然眼前。《春朦》湖面氤氲的水气托起万仞高山,暮色微合,清辉初照,更凭添了一股神秘的色彩。《春涌》高出云表的崔嵬高峰朝晖初染,流云喷薄,雄伟开阔如一首宏大磅礴的史诗。《春雪》写天山盎然繁茂的景色,用一种雍容的面目迎接春雪的飘洒,没有颓败、清寂的基调,展现了春天来临时无限的生机!《春歌》中辽阔的草原,驰骋着春天的脚步,三五成群的白羊,点亮了山川的一角,远山如屏,重叠交错,连绵千里,开阔与浩大,宁静与和谐贯穿画面始终,给人以无限憧憬。《春曦》则云烟幻灭,山高水长。朝阳从远山升起,烟岚如醉,半壁微酡,如诗似曲,引人入胜!

师恩钊轻松地驾驭着“春山”这一题材,以丰富的手法表现出千山浩荡、万本复苏的明媚春天,体现了他在国画领域非凡的灵气与悟性。他把与造化际遇时闪现的每一瞬灵感交响成新时代最豪迈的乐章,用充满自豪的笔墨挥洒成动人心魄的表情!

继《春山系列》之后,师恩钊又匠心独运地完成了《北国岁月》长卷。这是一幅将时空的起承转合巧妙表达出来的非凡巨制,长1300厘米,高250厘米,它将北国山水四季交替的美轮美奂景色天衣无缝地囊于一图,集中展现了北方山水雄伟壮丽的宏大气势和重重关山跌宕起伏变幻无尽的万千气象。师恩钊的这幅规模宏大气势磅礴的山水长卷《北国岁月》的最大特色是在美术作品中画出了“时间”。这种富有创意性和建设性的表现形式,在古今中外都未见先例。另外作品的规模之宏大,在历代的绘画中也堪称翘楚。

《北国岁月》的问世,刷新了人们的眼球,创造性地开创山水画的空前蓝本!无数人为此而感到惊讶和振奋。

全卷以时间为主线,精彩地描绘出四季风光迥异又有序关联的赫赫景色:“春风”穿过远处云雪相映的高山,吹绿重重草滩,碧湖如鉴,倒映春光潋滟。已进入夏季的湖边浓绿的山丘,点缀在嵯峨参差的主峰前,绿意一层层蔓延开去,仿佛暖融融的夏气,包孕着无穷的生机。万绿丛中一道飞泉夺势而出,折返奔涌,萦回映带。主峰之后云奔雾走,流坠于另外两座山谷之间,稍稍染了一层霜气,回望山脚已然清霜红叶的一派秋色,两道悬泉穿林入谷跌宕于白石红树之间,静影沉璧的潭面腾起层层水雾。氤氲的水潭边,秋意尚存的巨石之后的寒松劲柏、雪坡山地已展示着冬天的来临。层叠交错的奇峻雪山,延绵横亘东西两端。一边隐入秋山背后,一边向画外延伸,仿佛与卷首的春山回环呼应,好像在告诉人们:“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画面上夏山与秋山主次并雄,春山与冬景遥相呼应,起承转合,环环相扣,有张有弛,有开有合,此起彼伏,波澜壮阔,既相互关联,又各具特色。峻伟、幽深、开阔、寂静、繁茂、寒峭、平缓、高兀、雄远这些自然元素在画面里都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发挥,步移景换之中,处处可见作者经营的苦心。春秋代序是自然界中很普遍的现象,然而落实到画面上却是所有画家都没有解决的课题。师恩钊却以古人之技法,今人之胆识,在“散点透视法”上找到了突破口。这一常见的技法,被师恩钊运用得如此高明,使我们既意出尘外又叹为观止!他巧妙的以烟锁云断衔接景观置换,以“虚”写“实”,虚实互用,相得益彰,气韵十足。无生硬造作之弊,有流光溢彩之辉!

近年来,师恩钊还创作了《云生秋水》、《日映岚光》、《月光如水》等大量的北派山水作品。这些五六米的大幅作品,都以博大雄浑为美学基调,为一个时代的中兴和辉煌写下了新的注脚。《云生秋水》的重峦叠嶂逦迤蜿蜒地两岸排开,湖心三三两两的白鹅平波戏水,翘首呼应。湖面上缭绕的水雾如轻纱遮住了山峦的一角,天空云起雾动使远处峦嶂隐没在云海间,山外有山、景外藏景、势外存势,虚实相成,气象环生。“平远”“深远”“高远”层层深入,实景虚景景景有情,耐人品味。《日映岚光》采用现代相机的取景方式,将焦点落在远处烟涛微茫的高山之巅,风起云涌,仿佛豪情际会!朝阳还未露脸,天边已泛出霞光万丈,映红峦头万点,颇有“先声夺人”之势。作者欲写朝阳,却不直取“朝阳”仪态,在画面之外又别构意象,用衬托的手法来表达主题,真可谓景外有观,画外有画,尽情尽意,别处心裁!《月光如水》开阔静谧的湖面,渐行渐远,盘折到山的背后。一水两岸的构图却没有隔断山脉纵横连贯的气势,反而凭添了深远幽秘之感。满月的清辉,洒在石壁和湖面上,流淌着隐隐的光辉,真使人有“画能醉人何须酒”之感慨!师恩钊把这些典型环境下的典型意象玩味得意趣十足,并能借助笔墨的语言引人展开联想。画中有境、画中有情、画中有诗、画中有曲、画中有意莫非此乎?!

师恩钊的创作近年来获得接连性的成功,成为画界一个值得研究的课题。30多年来,他以造化为知音,站在时代的前沿,对笔墨的表现形式从广度和深度进行了多维次的挖掘和探索,无论是图式、题材、表现方法、笔墨语言都取得了突破性的成就。他把一个时代朝气蓬勃的情愫倾注到笔端,复苏出整个民族恢弘豪迈、气吞万里的豪情,表现出与前人不同凡响的气概,最终写出了大山大水的新精神,新境界、新面貌和新魂魄,用浓墨重彩的一笔续写着美术史辉煌的新篇,也解读着这个充满希望的民族中兴奋进的豪情!



发表评论

环球资讯网 Copyright © 

环球资讯网 Copyright 2011-2018 © All Right Reserved. 网站合作


sitemap